​美国千禧一代将受困于退休财务危机
文 | 马克·赫伯特(Mark Hulbert)
编辑 | 李成章
2019-08-22 21:49:32
无论政府采取什么措施来弥补社会保障和医疗保险面临的资金短缺,千禧一代都将不可避免地面临财务危机。

摄影 | 《巴伦》Austin Distel 

你认为你正面临退休财务危机吗?

想想1981年至1996年美国出生的千禧一代吧。从今年开始,他们成为美国现存人口最多的一代人。

与他们黯淡的退休财务前景相比,那些目前处于或即将退休的人似乎生活得很轻松。

至少这是我从最近的一项研究中得出的令人沮丧的结论,这项研究是关于千禧一代在2050年左右开始退休时可能面临的情况。

这项研究于7月初开始在社会科学研究网络上流传,题为“到2050年退休储蓄将如何改变千禧一代的前景”。其作者是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经济研究项目的高级研究员威廉•盖尔(William Gale),哈佛大学肯尼迪政府学院的研究生希拉里·葛尔方(Hilary Gelfond),以及约翰·霍普金斯大学高级国际研究学院(SAIS)的高级讲师杰森·菲希特纳(Jason Fichtner)。

研究人员首先关注千禧一代相对于前几代人在退休储蓄和投资方面的优势。 然后列举了他们的相对劣势,这是毫无争议的。这些不利条件的清单要长得多。

当谈到优势,研究人员只能想出一个——千禧一代作为一个群体,比以前任何一代受教育程度都高,这应该会转化为更大的收入潜力。

研究人员还指出了第二个潜在优势,但最终证明这是一把双刃剑:千禧一代作为一个群体更健康,因此应该能够工作到比前几代人更高的年龄。反过来,这将使他们能够为退休后的生活进行更多的储蓄和投资。这把双刃剑在于,千禧一代也可能比前几代人活得更长,因此必须为更长时间的退休生活准备资金。这两种效应很可能相互抵消。

现在开始谈缺点。请注意,与前几代人相比,这些都是“相对”的劣势:

千禧一代“由于金融危机以及随后几年缓慢的复苏,他们的职业生涯开始时并不顺利。” 因此,作为一个群体,他们没有充分利用他们较高的教育水平所提供的理论优势的潜力。

与前几代人相比,千禧一代将在更大程度上从事“临时工作”(即零工经济) ,这些工作很少或根本不会自动加入任何退休保障计划,也不会为退休计划做出贡献。

部分原因是前两方面的劣势,也因为千禧一代比前几代人有更多的学生债务,所以他们的净资产比前几代人低。如今,25至35岁人群的净资产中值比2001年时期同年龄段人群的净资产中值低了40%左右(按2016年美元不变值计算),这是一个巨大的降幅。

千禧一代比前几代人结婚、买房、生孩子的年龄都要晚。这些人生决定在几个方面影响着退休储蓄。其中一个影响是行为上的,正如研究人员所写,人们经常“觉得有必要在开始考虑为退休储蓄之前,要先买一套房子,抚养孩子,‘安顿下来’。”另一个原因是,如果在晚年买房,那么退休前就没有多少时间让房子升值了。

无论政府采取什么措施来弥补社会保障和医疗保险面临的资金短缺,千禧一代都将不可避免地面临财政负担。 正如人们广泛讨论的那样,社会保障信托基金目前预计将在2034年耗尽资金,届时它将只能支付原本应支付的每1美元中的79美分。当然,这比美国千禧一代退休还要早十年甚至更久。根据定义,任何解决这一缺口的方案都将涉及到要么提高税收,要么降低福利,或两者兼而有之。

千禧一代面临的未来是利率回报和经济增长低于过去。当然,在之前的专栏里讨论过这个问题。但就未来股票回报率低于过去的程度而言,千禧一代会发现,即使他们没有面临上述所有其他不利因素,想要建立适当的退休投资组合也要困难得多。如果他们退休时利率很低,并试图对他们的一些资产进行保值,他们会发现年金的支出要低得多。

更大的不平等。这是一个劣势,因为这意味着,除非成为这一代人中最富有的人,否则他或她成为最贫穷人群的可能性更大。这就是平均数字可以描绘出一幅令人误解的乐观图景的地方。例如,研究人员报告称,在25岁至35岁的人群中,处于最底层的25%的人的净资产从1989年的负1200美元降至2007年的负5000美元,并在2016年降至负20000美元(以2016年不变美元计算)。

这是一幅相当发人深省的画像,不是吗? 正如研究人员在其高度精炼的学术术语中所说: “显然有理由感到担忧。”

千禧一代有什么特别的方法来克服这些挑战吗?没有。他们可以选择的退休金理财办法与前几代人没有什么不同。退休计划者所能提出的建议,就是尽可能地追求这些选择。

这就像被告知用前一场战争的武器去打一场新的战争。

当然,意识到后代面临着巨大的退休金挑战,并不意味着那些目前或即将退休的人突然变得比以前富裕——在任何物质层面上都是如此。但是观点确实在我们的看到的前景中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

当我们思考千禧一代在2050年退休后将面临什么时,我们很可能会选择将我们原本认为是危机的东西重新构建成一种我们应该心存感激的局面。

本文最初发表于 MarketWatch

翻译 | 小彩

版权声明:

《巴伦》(barronschina) 原创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英文版见2019年8月21日报道“Millennials Are the New Face of the Retirement Crisis”。

(本文内容仅供参考,投资建议不代表《巴伦》倾向;市场有风险,投资须谨慎。)



  •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19009821号-1
  • 法律声明:转载内容版权归作者及来源网站所有 本站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来源
  • 商业媒体及纸媒请先联系:Juankang@barronschin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