道指接下来站上30000点?有可能
文 | 《巴伦》撰稿人兰德尔·W·福赛斯(Randall W. Forsyth)
编辑 | 张晓添
2019-11-18 14:52:44
随着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11月15日突破28000点,道指突破30000点的说法似乎并不像2017年1月《巴伦》提出时那样不切实际。理由是,全球利率很可能保持在低水平,而经济衰退的风险已经减弱。

如果你以前听过这句话,请阻止我。在国内政治斗争和全球地缘政治紧张局势的背景下,美国主要股市指数过去一周(11月11日至15日)再次创下新高。股票市场似乎处于另一个宇宙中。

Seabreeze Partners Management负责人、道格·卡斯(Doug Kass)表示(半开玩笑地说),有一些外部力量在起作用,持续推高股价。11月15日,随着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突破28000点,道指突破30000点的说法似乎并不像2017年1月《巴伦》提出时那样不切实际。当时,也就是特朗普就职前后,这一蓝筹股指数突破20000点。

现在,即使众议院正在举行弹劾听证会,股票仍在上涨,未受任何影响。最明确的解释是:尽管由民主党控制的众议院可能会投票通过弹劾条款,但更确定的是,由共和党控制的参议院会认定总统无罪。

1999年,比尔·克林顿遭(Bill Clinton)到弹劾和审判,但对那个十年的强劲牛市和长期经济扩张没有造成什么影响。相比之下,“水门事件”的听证会是在1973年至1974年的熊市背景下进行的,当时正值油价危机和汽油价格飙升,导致经济急剧衰退,通胀居高不下;再加上越南战争,那十年的景象令人难以忘怀。

无论当前的政治斗争结果如何,它们对市场的影响可能都不是人们所期待的。华尔街最大的担忧是,民主党左翼的主要总统候选人之一、马萨诸塞州民主党参议员伊莉莎白·沃伦(Elizabeth Warren)或是参议员伯尼·桑德斯(Bernie Sanders),可能会赢得大选并使他们向富裕人群征收重税的计划得以实施。

即使他们中的一个胜选,沃伦和桑德斯这么做的可能性也很小,尤其是如果参议院继续处于共和党的控制之下。此外,Renaissance Macro政策分析师斯蒂芬·帕夫利克(Stephen Pavlick)写道,当前弹劾行动可能会对他们造成不利影响。如果总统被众议院弹劾,参议院的审判将要求参议员们赶赴华盛顿。他指出,对于沃伦和桑德斯而言,从爱荷华州和新罕布什尔州竞选更加有利。

如果股市攀升至创纪录水平的背后不是政治因素,那么肯定是企业盈利,对吗?如果利润滚滚而来,谁还在乎华盛顿的烂摊子?但这也不一定就是原因所在。

“关于标普500指数成份股价格与该指数盈利之间关系的研究表明,盈利对近期指数表现几乎没有影响。”BCA Research首席美国投资策略师道格·佩塔(Doug Peta)写道。从长期来看,盈利和股票同步波动,但周期性因素占主导地位。他总结道,货币政策为未来盈利和市盈率的变动提供了很好的观察途径。

在这一点上,前景是积极的。在美联储三次降息25个基点之后,随着美联储试图缓解此前缩减资产负债表导致的流动性短缺,美联储的政策可能仍将按兵不动。这是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上周在国会作证时传达的信息。

芝加哥商品交易所联邦基金期货市场的观点也是如此。根据芝加哥商品交易所FedWatch网站的数据,2020年的大部分时间里再次降息的可能性没有大幅超过50%,至少在明年11月的选举之前不会。新西兰储备银行(Reserve Bank of New Zealand)首席经济学家Yuong Ha对前景的总结或许最为精辟:“我们预计利率将在很长一段时间内保持在低位,并且这是一个全球现象。”

不过,对特朗普来说,利率还不够低。在纽约经济俱乐部的一次演讲中,他再次呼吁美联储采取与欧洲和日本同样的负利率。他认为,由于美国的经济最强劲,因此应该有更低的利率。然而,超低利率实际上是经济衰弱的一种症状。1984年,美国长期国债收益率达到14%,比通胀率高出10个百分点,而当时是罗纳德·里根(Ronald Reagan)以压倒性优势连任。他当时的竞选口号是“美国晨光”。

凯投宏观(Capital Economics)资深美国经济学家迈克尔·皮尔斯(Michael Pearce)写道,虽然全球利率很可能保持在低水平,但“全球经济背景18个月来首次开始好转”。这不仅仅是因为贸易协定可能达成。经济衰退的风险已经减退。本季度的年化经济增长率可能会放缓至1%,但陷入彻底衰退的可能性已经下降。

与此同时,根据高盛经济学家大卫·梅里克尔(David Mericle)的说法,金融滥行引发的风险仍然是温和的。商业地产风险有所缓解,这得益于价格涨势放缓和租金上涨。与GDP相比,企业债务水平较高;但债务与收益和资产的对比更加恰当。“即便对于高收益债券发行者而言,这些指标也并非处于危险水平。”他补充称。至于联邦债务,无论是在华盛顿还是在华尔街,万亿美元的赤字都不再令人惊讶。

瑞银财富管理(UBS Wealth Management)首席投资官马克·海费勒(Mark Haefele)不再支持在该行推荐的全球投资组合中减持美国股票。“尽管价格走高并且下行风险明显,但在我们看来,上行可能性也更大了。”他表示。随着新的纪录高点不断出现,市场显然同意这一点。


翻译 | 小彩

版权声明:

《巴伦》(barronschina)原创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英文版见2019年11月15日报道“Next Stop: Dow 30,000? It Could Happen.”。

(本文内容仅供参考,投资建议不代表《巴伦》倾向;市场有风险,投资须谨慎。)

  •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19009821号-1
  • 法律声明:转载内容版权归作者及来源网站所有 本站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来源
  • 商业媒体及纸媒请先联系:Juankang@barronschin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