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巨头颠覆银行业的雄心到此为止了?
文 | 《巴伦》撰稿人杰克·霍夫(Jack Hough)
编辑 | 张晓添
2019-11-19 19:05:58
科技巨头们曾承诺对传统银行业务进行革新,但进展十分缓慢。出于多种原因,金融科技将难以取代现有大银行。另一方面,信息技术进步给金融业带来的好处比其他行业更多。

绘图/Joel Arbaje

据《华尔街日报》报道,谷歌将很快提供支票账户服务。对于其母公司Alphabet来说,这是自无人机送货以来最激动人心的商业冒险。或者说是自热气球宽带以来、又或者说自风筝发电项目以来。

金融产品已有几个世纪的历史,为了推出谷歌版本的金融产品,Alphabet(GOOGL)不会需要滑翔机、齐柏林飞艇或火箭。它需要的仅仅是一家有几个世纪历史的银行。花旗集团(C)将负责金融体系及品牌事务。为了让一切平易近人,斯坦福大学的信用合作社也将参与其中。

在相关的新闻中,苹果(AAPL)推出了实际上是来自高盛(GS)的信用卡。“这是第一张真正鼓励你付出更少利息的信用卡。”我在上周收到的一封推销邮件中这样写道。但是,至于细则中提到的年利率,我不会把它们强加给007电影中的某位反派。好吧,也许是《金手指》中的“Oddjob”,或者是《海底城》中的“钢牙”(Jaws),点到为止吧。

Facebook(FB)曾经打算推出一种数字货币,但是还没有。亚马逊(AMZN)本来打算为年轻人和没有银行账户的人推出支票账户,但是也还没有。

是只有我发现这一点?还是说科技巨头们承诺的对传统银行业务的革新,进展速度跟我1994年玩的“神童”(Prodigy,一款在线数学游戏)游戏的网络连接速度一样慢?那一年,刚刚超越沃伦·巴菲特成为美国首富的比尔·盖茨说过一句著名的话:“银行就是恐龙”。如果是这样,我们一定已经进入了一个新侏罗纪时代。自1994年以来,银行资产几乎增加了两倍,利润增长了五倍。当时投资于摩根大通前身公司(JPM)的资金,增值幅度是标普500指数的两倍多。

但看空银行的人仍然比比皆是。一年前,公司战略顾问公司cg42调查显示,20%至25%的千禧一代表示,如果亚马逊、谷歌或苹果进入这一行业,他们对放弃银行持开放态度;而婴儿潮一代中这样认为的人很少。该公司预计,此后一年,美国银行(BAC)和富国银行(WFC)的存款将减少,但认为摩根大通相对而言不会受到太大影响,因为其加大了技术方面的投入。但这三家银行此后的存款都有所增长。美国银行的股票表现和摩根大通几乎一样好,而且它们都跑赢了大市。

当然,金融科技(包括规模较小的软件驱动型金融服务业新贵)不是一时的风潮。今年9月,金融服务公司Canaccord Genuity统计,在此前24个月中,共有370亿美元私人资本投入到金融科技领域。特别是移动支付平台正在经历爆发式发展。

就在上周,我和一家移动支付公司擦肩而过。一位为办公礼品募捐的同事建议大家用Venmo(一款小额支付软件)捐款。我做了等效的事情:把现金交给另一个同事去付款。当然,首先我会问别人出了多少钱,然后我拿出高于中位数的金额,这样既内心踏实又不会夸张。这么做比Venmo更有面子,但我仍将其视为替代性银行业务。

然而,在因为颠覆风险而减持大型银行股之前,请考虑以下几点。首先,纽约大学获奖经济学家托马斯·菲利蓬(Thomas Philippon)去年发表的一项研究表明,银行可以说赚了太多钱,但过去130年来,它们的盈利一直非常稳定。菲利蓬认为,出于多种原因,金融科技将难以取代现有大银行。例如,复杂的监管规则有利于经验丰富而又规模巨大的行业参与者。

银行不是特别受消费者欢迎,这是事实。但放贷和惹人喜爱一直是蹩脚的组合,这是苹果最近经历过的。一位富有的苹果信用卡用户在推特上说,他的妻子得到的信用额度比他低得多。一些人大呼,这是苹果公司的性别偏见。别去想这是由高盛经营的业务,也别去想高盛说它不考虑性别,以及高盛表示正在寻找方法让家庭成员共享一个账户。“我更愿意认为我是苹果的用户。”这位愤怒的推特用户对CNBC说。

对于金融科技颠覆者们而言,从提供成本低廉的、自动的支票账户,到承担信贷风险和经营盈利的贷款账目(这是真正赚钱的地方),这中间有一个很大的跨越。总部位于旧金山的Chime表示,通过提供低费用、基于应用程序的借记卡银行服务,该公司的账户数量已经从2018年5月的100万增长到现在的500万。它由一家联邦存款保险公司担保的银行支持,因此客户账户得到了保险保障。今年春季的一轮融资中,Chime的估值为15亿美元,而即将到来的一轮融资则可能将这个数字提高到50亿美元。但是,咨询公司Cornerstone Advisors估计,客户数量比账户数量少了数百万,而且许多账户要么没有资金,要么是其他银行客户的二级账户。Chime表示,它最终将进入放贷领域。目前,该公司依赖于借记卡交易费,而且没有公布收入。

对于金融科技投资而言,股票买家的表现可能比摩根大通和花旗糟糕得多。摩根大通每年在技术上的支出为110亿美元,预期市盈率为12倍,股息率为2.8%。主要的反对意见是,它已经经历了一段时期的大涨,而随着美联储降低利率,银行的盈利增长可能会放缓。从长远来看,这家公司已经显示出在多变条件下增长的能力。在科技支出方面,花旗仅次于摩根大通,并且股票更便宜,市盈率略低于10倍。它的股息率也是2.8%。

“信息技术进步给金融业带来的好处比其他行业更多。”菲利蓬在研究报告中写道,“但是,以零售业为例,不同之处在于,这些进步并没有以降低金融服务最终消费者成本的形式延续下去。”当然没有。它们已经作为利润进了股东的钱包。我现在还不会断定这种趋势会终结。


翻译 | 小彩

版权声明:

《巴伦》(barronschina)原创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英文版见2019年11月18日报道“So Much for Big Tech’s Banking Aspirations”。

(本文内容仅供参考,投资建议不代表《巴伦》倾向;市场有风险,投资须谨慎。)


  •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19009821号-1
  • 法律声明:转载内容版权归作者及来源网站所有 本站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来源
  • 商业媒体及纸媒请先联系:Juankang@barronschin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