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0看好日本欧洲和新兴市场 |《巴伦》策略师调查
文 |《巴伦》撰稿人 尼古拉斯·贾辛斯基(Nicholas Jasinski)
编辑 | 李成章
2019-12-18 15:28:06
随着商业周期的复苏,海外市场的风险/回报和上行空间会更大。

摄影 |《巴伦》Daniele Levis Pelusi

2019年各类资产市场普遍增长,与2019年相比,2020年似乎是市场较为疲软的一年。但如果你善于发掘,仍有可能在来年获得收益。在本周的封面故事中,《巴伦》采访了10位策略师,以了解他们对明年市场主题和推动因素的看法。他们预计标准普尔500指数在2020年平均上涨5%。再加上大约2%的股息收益率,美国股市的总回报率可能达到7%左右。但几位策略师认为,在美国本土以外,还有着更大的机会。

虽然美国股市在2019年大幅上涨,但美国以外的股票市场涨幅也相当可观。斯托克欧洲600指数(STOXX Europe 600 index)今年以来上涨了14%,日本日经指数(Nikkei)上涨了17%,摩根士丹利资本国际新兴市场指数(MSCI Emerging Markets index)上涨了10%。毫无疑问,这一年各股票市场都很稳健,但标准普尔500指数以其22%的涨幅,仍是2019年的最佳选择。

一些策略师认为,随着美国经济相对优越的表现趋弱,以及海外市场的估值更具吸引力,明年这种趋势将会逆转。

美国银行证券(Bank of America Securities)股票和定量策略主管萨维塔•萨勃拉曼尼亚(Savita Subramanian)表示:“在美国以外的地方,还有更好的获利渠道。标普500指数增长是长期的,且质量很高。它拥有大量的技术、医疗保健和防御性收益(权重)。这是标普500指数在过去十年中,与包括中国、新兴市场和欧洲在内的世界其他基准相比,表现出色的原因之一。而这些国家和地区的增长大多是周期性的,而非长期的。”

萨勃拉曼尼亚认为制造业将于明年反弹,并带动周期性的经济增长,同时也将提振投资者对相关股票的兴趣。

摩根大通(J.P. Morgan)首席美国股票策略师杜布拉科•拉科斯-布加斯(Dubravko Lakos-Bujas)看好日本,他指出,日本可能在2020年推出大规模财政刺激计划,日本经济应该会出现好转。

拉科斯-布加斯表示:“那些落后市场肯定有缩小差距的机会。我们仍然对美国持乐观态度。但我们认为,随着商业周期的复苏,海外市场的风险/回报和上行空间会更大。”

Yardeni Research总裁、经济学家爱德华•亚德尼(Edward Yardeni)也指出,从历史上看,在美联储(Federal Reserve)放松货币政策的时期,外国市场往往会表现不俗。

亚德尼表示:“我们一直在宣传‘专注本土投资(stay home)’,并将其作为我们的投资策略,但自去年10月以来,我就患上了‘幽居病‘(编者注:幽居症,是一种由长时间呆在封闭空间内产生的不安与易怒状态。)历史表明,当美联储实施宽松政策时,世界其他地区就会受益,尤其是新兴经济体。所以…在未来6到12个月,我们希望寻找海外机会,特别是考虑到估值相对于美国是如此有吸引力。”

欧元区股票交易价格是预期收益的14倍,仅略高于13倍的长期平均水平。日本股票的预期市盈率为17倍,而平均水平为20倍。新兴市场股票的预期市盈率为12倍。

不过,对道富环球投资公司(State Street global Advisors)全球首席投资官理查德•拉卡耶(Richard Lacaille)来说,这样的估值折扣还不够大,他认为股价便宜是有原因的。他认为,欧洲和新兴市场股市对贸易摩擦的进展尤其敏感,如果明年进一步的谈判破裂,它们将面临更大的风险。

“我们更喜欢美国……虽然有点贵,但比其他选择具有更高的质量。”拉卡耶说:“以欧元区股票或新兴市场为例,它们在估值等许多方面都颇具吸引力,但它们更容易受到逆风环境和冲击的影响。所以这是一个带有风险的投资机会,我们还没有准备好入场。”

标准普尔500指数在2020年面临的新挑战可能是科技股的不温不火的预期。在我们采访的策略师中,只有三位看好未来一年的股票。

T. Rowe Price Group投资主管罗布•夏普斯(Rob Sharps)表示:“过去10年来,科技股一直是牛市的领头羊。目前苹果(Apple, APPL)、谷歌(Google,GOOGL)和微软(Microsoft, MSFT)是标普500指数的市值代表,鉴于此,我认为存在一些问题,在这些股票尚且没有取得大幅进展的情况下,市场又能取得多少进展呢?从目前的水平看,是什么因素促使这些品牌表现出色呢?”

苹果和微软共占标普500指数市值的8.5%,高于2018年底的6.9%。这两只股票分别上涨了72%和50%,贡献了该指数今年涨幅的23个百分点中的3.6个百分点,占比超过15%。再加上谷歌母公司Alphabet(GOOGL)、亚马逊(Amazon.com, AMZN)和Facebook(FB),大型科技公司的市值占标普500指数总市值的17%以上,贡献了2019年总市值涨幅中的6个百分点——合26%。

萨勃拉曼尼亚还对2020年科技股的前景表示担忧。她提到了贸易摩擦带来的一系列挑战,包括供应链分割和相关成本增加,以及许多科技公司发现自己成为美国两党监管的目标。

对美国的期望可能有些不切实际。加拿大皇家银行资本市场(RBC Capital Markets)美国股票策略主管洛里·卡尔瓦西娜(Lori Calvasina)认为,市场有可能在近期内回调,因为估值指标接近当前周期的前期高点,而美国商品期货委员会(CFTC)的美国股票期货仓位数据显示市场拥挤。

卡尔瓦西娜表示:“目前(仓位)处于一个非常有问题的水平,这清楚地表明,机构投资者,不管他们在想什么,不管他们的投资组合中有什么,资产配置的仓位都太过乐观了。你可以看到害怕错过交易(fear-of-missing-out,简称FOMO)的迹象,因为我们看到期货数据就像2018年第一季度和2018年9月那样达到顶点。错失恐惧症追涨杀跌往往不会有好结果。”

摩根士丹利(Morgan Stanley)首席美国股票策略师迈克·威尔逊(Mike Wilson)警告说,不要对明年的经济增长反弹过于乐观。威尔逊说:“我们认为,人们明年将会对实际的经济增长乏力感到有些失望。”他的团队预计2020年美国GDP增长1.8%。他补充道:“2020年将会是不错的一年,但我们并不认为经济增长会大幅加速。”

翻译 | 张愉康

版权声明:

《巴伦》(barronschina)原创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英文版见2019年12月16日报道“Looking for Stock Gains in 2020? Try Outside the U.S.”。

(本文内容仅供参考,投资建议不代表《巴伦》倾向;市场有风险,投资须谨慎。)


  •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19009821号-1
  • 法律声明:转载内容版权归作者及来源网站所有 本站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来源
  • 商业媒体及纸媒请先联系:Juankang@barronschin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