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卫·凯利:是时候微调你的资产组合了
文 | 《巴伦》撰稿人斯蒂夫·格拉姆豪森(Steve Garmhausen)
编辑 | 彭韧
2019-12-23 23:13:37
摩根大通资产管理公司首席全球策略师大卫•凯利主张对传统的退休投资组合进行调整,他还批评美联储,认为货币政策药方应该留到危机时期使用,以及为什么美中贸易战的代价比看起来要高得多。

对经济衰退的担忧可能正在消退,但是在未来几年寻找增长和收益将变得越来越困难。摩根大通资产管理公司(J.P.MorganAssetManagement)首席全球策略师大卫•凯利(David Kelly)如是说,他主张对传统的退休投资组合进行“微调”。

凯利与《巴伦》顾问坐下来讨论,他认为投资者可以从债券中撤出,同时应该放松不能卖出本金的原则来多创造一些收入。他直言不讳地批评美联储,认为货币政策药方本应该留到危机时期使用。他还解释了为什么美中贸易战的代价比看起来要高得多。

(要收看大卫·凯利接受《巴伦》周刊记者的采访,请收看我们新的每周电视节目《巴伦》圆桌,福克斯商业频道,12月13日晚上10点。你也可以在13日下午11:30,14日上午6:00或10:00,15日上午6:00,上午9:30或9:00的时候看到这一集)


问:你曾经说过,尽管经济扩张时代已经过去,但在2020年不会看到美国陷入衰退,2021年也很可能不会。为什么呢?

答:因为经济扩张的一号和二号杀手已经不存在了。一号杀手是美联储过度紧缩、利率过高,以至于没有人愿意借钱,这往往会导致经济扩张终结。没有人能说这是现在的事实。 

二号导致经济衰退的杀手是某些经济部门过于繁荣,然后从繁荣走向萧条。但现在的经济中没有任何过于繁荣的部门。因此,鉴于周期性行业低迷且利率较低,短期内很难找到引发衰退的触发因素。我认为缓慢的增长是可能的,而经济衰退仍然不太可能出现。


问: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投资债券很难找到令人满意的收益。你认为未来几年债券收益率反弹的可能性有多大?

答:我们不指望会有太大反弹。我们从非常低的收益率开始——美国的实际收益率为负,欧洲和日本的名义收益率为负。

所以当你从这种情况起步,我们很可能会看到收益率有所增长。但是我认为要想更大幅度地提高收益率,你需要真的看到两件事。第一,你需要看到通货膨胀率的显著上升,而我们在世界范围内并没有看到这种情况;其次,你必须看到中央银行决定放弃刺激经济的货币宽松政策,并试图回归到更为正常的短期利率水平。此时此刻,我认为你将不得不把中央银行描述为仍然十分鸽派。

 

问:你对解开收益率之谜有什么想法?

答:我的确认为人们关注多样化的收入来源很重要,当然还有股票,以及其他投资和房地产。但是我们也必须克服把卖掉本金当成一种罪过的问题。在一个收益率非常低的环境中,人们拥有大量资产,他们必须为退休后的收入提供资金,适度动用这些本金是没问题的。事实上,决不出售本金是一个糟糕的原则。我认为,我们应该就对于如何获取收益进行更广泛的讨论,而不仅仅是对固定收益证券的低收益率唉声叹气。

 

问:在未来几年里,摩根大通也看到了股票回报率的疲软,跟我们聊聊这个话题。

答:我们的确认为,从长远来看,股票回报率必须更低,而且这实际上是一个搭积木的问题。你能得到多少实际GDP增长?大约2%——我们不知道我们还能做什么,因为我们没有工人,我们没有那么多的生产力增长。通货膨胀率是多少?还是大约2%,我们真的没有看到任何真正的通货膨胀压力。这意味着名义GDP增长率为4%。

我们认为利润率会扩大吗?不。工人们在某种程度上感到趾高气扬,这将推高工资成本。因此,要维持利润率将非常困难。所以我们预测2020年及以后的盈利增长,将很难摆脱低个位数收益率的环境。

最后一个可能的积木块是(市盈率)倍数的扩张,我们没有真正看到(市盈率)倍数从这里开始显著扩张的原因,它们已经超过了平均水平。


问:考虑到收益率和增长前景,你认为传统的60/40投资组合对典型的退休投资者来说仍然足够吗?如果没有,应该如何改变? 

答:我认为多样化仍然是有意义的,但应该有一些调整。传统的固定收益在创造收入方面已经失去了很多价值。所以我不反对减少60/40的固定收益部分,并在其中加入一些其他东西。

我认为在实体经济中寻找多样化的收入来源很重要,而不仅仅是通过金融市场,因为金融市场的价格一直在上涨。如果你可以获得像直接拥有的房地产或基础装备,交通设施等等,你能通过这些替代品赚上一些钱。 

第二件事是:诚实地看一看你的投资组合分布于全球投资上的仓位。过去七年中,有六年全球股市一直落后于美国。但是,这并不意味着从长远来看它们不是一个更好的主意。

我们看到的一切都表明美元被高估,美国股市的估值略高于平均水平,全球股市的估值低于平均水平。美国经济不得不放慢脚步,全球经济则应该加快步伐。因此,如果你把所有这些因素综合起来考虑,我认为以高于平均水平来投资于全球股票的资产配置是有充分理由的。

 

问:现在是不是有太多资金流向私人股权?

答:我能理解投资私人股权的原因,因为它们试图利用更年轻、发展更快的公司,承担更多一点经济风险,并希望获得一些(额外)回报。但是这有点危险,因为投资空间太拥挤了。你必须使用优秀的管理者和良好的判断力才能找到有价值的东西。

我认为对于正确的客户这样做是有意义的。就个人而言,对于个人投资者来说,在我深入探究更为复杂的私人股权领域之前,我希望确保自己的全球股票配置方案得到满足。

 

问:对于是否应该放松监管,允许中小投资者进入私人股权行业,你有什么看法?

答:这不是我的专业领域,但总的来说,我赞成普通投资者有更多一点的投资渠道,但要小心谨慎,确保他们不会投资权重太高,或者监管太少,以至于让自己受伤。

 

问:谈到非公开投资,美国公开上市的公司越来越少。从投资者的角度来看,你认为这是令人担忧的吗?

答:是的。显然,其中一部分原因是对越来越严格的上市公司监管的反应。我们应该考虑钟摆应该停在哪里,在确保个人投资者受到保护的同时,不要让这种情况变得如此昂贵,以至于所有这些经济机会都被拿走,普通人无法获得这些机会。我认为钟摆已经摆得太远了。


问:让我们谈谈美联储的政策。你认为长期保持低利率阻碍而不是刺激了经济增长。你认为美联储遗漏了什么?

答:我认为他们没有打开引擎盖,换句话说,他们没有仔细研究货币政策影响经济的传导机制。我听到过太多演讲,美联储官员总结说“这可能有助于这个行业,也可能损害这个行业。”但是我看不到这个央行——或者其他央行——在不同水平的利率如何影响经济这个非常复杂的问题上所做的具体工作。


问:你会让美联储遵循什么处方?

答:关于美联储,我想说的主要问题是,他们应该什么也不做。总的来说,我不认为货币政策能够有效地刺激更大的经济增长。我认为应该把它留到危机发生的再使用。当你确实面临危机时,你需要说,“我们今天正在将利率降至零。我们意识到,这可能完全是过度杀伤力,我们可能会在3个月后再次提高利率,但目前联邦基金利率为0至25个基点,趁还能借钱的时候出去借吧。”

当利率处于低位时,但人们预期利率会上升的时候,货币政策在刺激经济方面的作用最为强大,而不是在利率处于高位、人们预期利率会下降时。


问:让我们继续关注中央银行。面对数万亿美元的全球赤字和极低的利率,我们是否正在自缚手脚地走向下一场衰退?

答:我认为,由于政策制定者的弹药用完了,全球经济注定会衰退的这种假设有点极端。我想我们会没事的。

如果我们最终陷入一场由于资金短缺导致的衰退,你可以投入大量暂时性的激励措施,去买房子、买车。如果你通过这种方式将经济活动预先投入,你就可以产生更强劲的增长。

美国还可以做其他事情。从长远来看,我们必须对我们的移民政策采取一些明智的措施。在接下来的十年里,美国的劳动年龄人口每年只增长0.2%,这将成为限制美国经济增长的锚。我们是世界上为数不多的几个国家之一,基本上可以想给多少移民签证就能给多少。日本没有这种奢侈,但我们有。我们不仅需要考虑如何摆脱衰退,还需要考虑如何促进更好的长期增长。这与生产力和更好的劳动力供应有关,我们真的应该考虑这个问题。

 

问:与中国的贸易战似乎没有很多人担心的那么严重。为什么?

答:嗯,问题是,它已经造成刺痛了,它抵消了2017年底在充分就业的经济中通过的1.5万亿美元巨额刺激计划的影响。这个经济体本应该飞速发展,而且坦率地说,它的发展本应该会过快,会产生通货膨胀问题。

毫无疑问,贸易战给世界其他国家造成的伤害比对美国造成的伤害更大,因为他们相对国民生产总值的出口比我们多。但是,我认为它以一种相当不幸的方式减缓了美国经济的增长。我们看到资本支出连续两个季度下降。

我认为贸易战是非常消极的,但我认为它完全被一个事实所抵消,那就是我们一开始就处于财政刺激的兴奋状态。随着兴奋剂的消退,如果贸易战持续下去,我们将会有更多的麻烦。

我不指望在2020年看到贸易协定,但我确实希望看到贸易战停火。我认为,在某种程度上,政府已经认识到了这种做法会造成的一些损害。我认为,在2020年大选之前,他们会谨慎行事,不会升级摩擦,不会引发更多的经济和市场问题。

 

问:你是否担心目前的公司债务水平?

答:在微观层面担忧,但在宏观层面不担忧。我们已经看到公司债务水平影响到了收益率,它导致人们不仅接受收益率非常低的公司债券,还接受了更多的低契约债券,并允许某些公司提高杠杆率。我认为,这一切结束时会有一些眼泪,但我不认为会严重到使我们陷入衰退。

企业债务泡沫的规模,就这么回事,远不及2007-2009年全球金融危机前的消费者债务泡沫或抵押贷款债务泡沫那么大,但同时,导致当时严重衰退的是金融体系的不稳定性,现在也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公司债务问题会破坏美国的银行系统或贷款。


问:现在你对如何投资还有什么其他想法吗?

答:我还有一个建议,那就是尽量远离政治。人们有强烈的政治观点,他们完全有权利这样做。但是,有很多共和党人错过了奥巴马总统领导下的强劲股市上涨,也有很多民主党人错过了特朗普总统领导下的强劲股市上涨。总统任期很短暂,但人们对退休储蓄的需求却很漫长。

 

问:谢谢,大卫。

 


翻译 | 小彩

版权声明:

《巴伦》(barronschina)原创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英文版见2019年12月13日报道“David Kelly: Time to Tweak Your Portfolio.”。

(本文内容仅供参考,投资建议不代表《巴伦》倾向;市场有风险,投资须谨慎。)

 

 

 

  •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19009821号-1
  • 法律声明:转载内容版权归作者及来源网站所有 本站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来源
  • 商业媒体及纸媒请先联系:Juankang@barronschin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