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冲击中国中小企业,纾困措施或加剧债务问题
文 | 坦纳·布朗(Tanner Brown)
编辑 | 张晓添
2020-02-17 17:47:29
中国政策制定者已指示地区性银行容忍更高的不良贷款水平,希望借此避免数以千计的中小企业在经济停滞期间倒闭。但政府要求这些过度杠杆化的金融机构站出来拯救陷入困境的公司,引起了对于这些政策方法是否明智的怀疑。

随着中国领导人逐渐将冠状病毒疫情视为可能对经济增长构成严重威胁的公共卫生紧急事件,中国政府已经宣布一系列措施,试图稳定金融市场并支持国内企业。

2月初,中国人民银行向金融体系注入1.7万亿元人民币(合2430亿美元),并且外界预计其将通过公开市场操作继续提供流动性支持。规模较大的银行已经宣布降低那些易受影响或已经遭受疫情影响的借款者的贷款利率。

中国财政部2月12日表示,将从2月17日当周开始额外拍卖数十亿元的债券。此前一天,财政部刚刚批准地方政府在11月下达的1万亿元债券额度基础上,再提前发行2900亿元的专项债。

中国工商银行2月11日表示,自1月24日以来已经发放了430亿元的贷款,以应对疫情并帮助企业恢复生产。该行是中国最大的银行,也是全球资产规模最大的公司。

虽然人们对于这些措施是否有效还没有达成共识,它们最近几天已经不再那么重要了。每日新增的冠状病毒感染病例数开始下降,疫情似乎正在转危为安,市场也密切关注。形势的改善推动美国主要股指在2月12日上涨,道琼斯工业平均指数和纳斯达克综合指数收盘上涨近1%。甚至连油价也在连续几周下跌后开始反弹。

那之后,中国政府突然调整了新感染病例统计方法,这一举措使中国的确诊病例总数一夜之间跃升了45%,并且每日死亡人数创下新高。

几小时后,中国官方媒体宣布,湖北省的最高官员以及其他几名高层官员被免职。湖北省是武汉市的所在省份,也是疫情的爆发中心。

即使美国股指期货和离岸人民币汇率很快便下跌,市场可能还是会将所有这些全部消化,继续前进。但是,这些新信息几乎肯定会重新引发有关中国政府经济纾困措施的辩论,包括这些措施需要多长时间,以及全球第二大经济体遭受的打击有多大。

尤其是,有一个领域重新受到关注——地方债务。政策制定者已指示地区性银行容忍更高的不良贷款水平,希望借此避免数以千计的中小企业在经济停滞期间倒闭。中国两所顶尖高校北京大学和清华大学最近进行的一项调查发现,三分之二的企业表示,目前的资金储备最多可以维持一到两个月。另有18%的受访企业表示最多能坚持三个月。

换句话说,如果没有某种形式的资金注入,中国85%的中小企业可能会在三个月内倒闭。

因此,在众多其他政策中,上海市、浙江省和江苏省的监管机构要求银行对不良贷款更为宽松,并降低自己的预期利润。上海银行业监管机构要求银行不要执行通常的标准,即逾期60天或90天未还款的贷款归为不良贷款。该机构还要求银行不要通过下调信用评级或惩罚性利率调整来惩罚违约借款人。

其他地方监管机构也在采取类似行动。

在正常情况下,银行在危机时期临时放宽政策以帮助摇摇欲坠的公司,可能是明智而成功的政策举措。但对于中国经济而言,现在不是正常时期。

中国的国内生产总值(GDP)增速处于30年来的最低水平,2019年放缓至6.1%。多位分析师估计,由于疫情蔓延,预计今年一季度的GDP增速将放缓至1%到5%之间。贸易战的不利影响也是增速放缓的原因之一。

但对这些银行来说,最痛苦的事实或许是,中国长期存在的债务问题在冠状病毒疫情爆发之前就已经达到了一个临界点,导致众多小型银行陷入困境,并引发了人们对发生系统性流动性短缺的担忧。信心的缺乏导致了多起农村银行挤兑。此外,多年来所谓的“影子银行”(不受监管的表外贷款)意味着,当前的债务预估规模可能远低于可统计的规模。

政府现在要求这些过度杠杆化的机构站出来拯救陷入困境的公司,这甚至引起了中国体制内部对于这些政策方法是否明智的怀疑。

上海金融学院副院长、中国浙商银行银行前行长刘晓春表示:“政府对银行施加压力,要求银行向企业发放此类贷款,可能无法解决企业停业和收入减少带来的困难。这将增加企业负债成本,并增加后续经营风险。”浙商银行是浙江最大的银行。

“当然,对银行来说,这会增加信贷风险。”刘晓春表示。

摩根士丹利亚洲(Morgan Stanley Asia)表示,大量地方银行对中小企业有着巨大的风险敞口,但如果这些公司倒闭,即使是一些较大的银行也会面临短期风险。风险敞口最大的是中国邮政储蓄银行、民生银行、重庆农村商业银行和中国招商银行。

但摩根士丹利在病毒感染病例激增之前的一份电子邮件声明中表示:“尽管面临压力,我们认为,来自银行中小企业贷款账目的不良贷款压力在目前阶段看来仍可控。”

考虑到所有这些变数,很难预测这对中国意味着什么,更不用说外国投资者了。例如,谁最终将承担损失?资产和大宗商品价格将如何受到影响?中国经济将受到多大的冲击?

这次疫情再次引发了人们多年来对中国尚未解决的债务问题的担忧。不幸的是,对于每个人来说,这只是中国经济面临的诸多问题之一。

坦纳·布朗是《巴伦》和MarketWatch的撰稿人,也是新闻播客Caixin-Sinica Business Brief的制作人。

 

翻译 | 小彩

版权声明:

《巴伦》(barronschina)原创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英文版见2020年2月14日报道“Coronavirus Brings China’s Debt Problem Back Into Light”。

(本文内容仅供参考,投资建议不代表《巴伦》倾向;市场有风险,投资须谨慎。)


  •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19009821号-1
  • 法律声明:转载内容版权归作者及来源网站所有 本站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来源
  • 商业媒体及纸媒请先联系:Juankang@barronschin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