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中产阶级面临二十世纪30年代以来最严重的威胁
文 | 伊莎贝尔·V·索希尔(Isabel V. Sawhill)
编辑 | 郭力群
2020-03-25 16:51:44
如果处理得当,中产阶级收入和资产面临的经济威胁将是暂时的,一旦危机过去,经济很可能会强劲反弹。

在新冠肺炎疫情引发的危机中,拯救患者的生命是当务之急,经济也正在陷入停滞。人们减少了出行,不再光顾餐厅和购物场所,企业的销售额也大幅下滑,在这种情况下,经济几乎不可避免出现滑坡。无家可归的人和穷人这些弱势群体的处境会更为艰难,数量众多的中产阶级也会受到打击。自上世纪30年代以来,中产阶级从未面临过如此严重的经济威胁。

当危机来临时,无论是对个人、群体还是整个社会来说,起点是一个很重要的因素。那些提前做好准备并有一定储备的国家比那些没有做好准备的国家的情况要好得多。对于美国来说,目前最让人意外的是,美国为应对这场危机或任何危机所做的准备是如此不充分。美国的医疗保健系统不仅对即将到来的情况准备不足,而且债务水平过高、基础设施老旧落后、社会安全网非常脆弱、中产阶级在面对冲击时处于很不利的地位。由于卫生保健系统准备不足,美国当局正试图“抚平”感染率的曲线。但不幸的是,这样做可能会让经济在更长时间内陷入困境。

几十年来,美国中产阶级的收入增幅一直低于平均水平,不仅低于收入最高群体的收入增幅,更令人惊讶的是,中产阶级的收入增幅甚至还低于收入最低的那五分之一群体。具体来说,从1979年到2016年,在计入税收和汇款因素后,占比为60%、处于收入中等水平的群体(收入在4000美元到15.4万美元之间三口之家)的收入增长了47%。中产阶级收入的增长主要是由于女性就业人数增多、薪金提高。这种增长来源不可能永远持续下去,现在已落后于其他发达国家。

如果疫情像市场预期那样导致经济陷入严重衰退,中产阶级的收入会受到什么样的影响?现在还无法给出确切的答案,因为对这个问题的回答不仅取决于这场公共卫生危的发展轨迹,还取决于为减轻疫情给经济造成的影响所采取的措施。我们正处在经济大萧条(Great Depression,编者注:指1929年至1933年之间最初发生在美国,后来波及整个资本主义世界的经济危机)以来最糟糕时期的开端,但制药现在采取有效的行动,就可以避免大萧条的重演。

上一次的经济衰退是由金融危机引发的,随后蔓延到整个经济领域。而这一次情况可能是相反的。但我们从始于2008年的经济大衰退(Great Recession)中得到的最重要的教训是,必须迅速行动、采取足够的财政刺激措施来防止经济陷入长期衰退。

美联储(Fed)已经采取了降息行动,并拥有其他可用的工具来保持信贷流动,但这些无法抵消目前出现的支出急剧下降(尽管是暂时的)的影响。在这种情况下,美国需要采取财政措施,包括让资金流向中产阶级家庭,这不仅是因为他们需要资金,还因为他们是经济的支柱,是保持需求旺盛的群体,没有他们,企业就无法生存。消费支出占美国GDP的70%。当人们失去工作或者工作时间被缩减、当他们不确定未来会发生什么时,人们就不会购买汽车或家具等生活必需品以外的任何东西。除此以外,如果他们还要照顾在家上学的孩子、因医疗体系不堪重负而推迟治疗的老年亲属、或者待在家里无法外出,那么他们的消费能力和消费意愿就会进一步降低。

美国国会似乎倾向于迅速采取行动,为家庭提供现金、失业保险和其他形式的援助。这样做的代价会很高,可能需要1万亿美元或者更多。这些援助措施会给业已高企的联邦债务造成什么样的影响?从长远来看,这肯定是一个令人担忧的问题,但现在不是担心这个问题的时候。我们需要明白的是,如果现在不迅速而大胆地采取行动,那么经济衰退的程度可能会更大,进而给家庭和经济造成永久性地损害,人们将在更长时间内身处艰难境地。我们需要明白的是,为拯救经济而陷入的临时性赤字与长期陷入赤字非常不同,因为政府总是会获得税收收入的。

由于衰退会持续多久以及有多严重这些问题给经济带来不确定性,再加上政界人士在提供多少援助以及何种援助等问题上免不了要互相争吵,因此最好的办法是根据失业率或其他衡量经济健康状况的指标来决定援助的金额和期限。这样做有助于减少政治噪音,同时为金融市场和家庭提供某种保证,即只有在有必要的时候才会提供援助。虽然这样做可能会降低决策者按需调整援助方式的能力,但可以限制特殊利益集团对这一过程施加影响的能力。这样做等于向公民做出保证,他们的命运不会由一个失去了民众信任的政治阶层来决定。

除了家庭收入,资产也应该受到关注。抵御收入损失的一个办法是动用储蓄,但随着中产阶级的生活水平越来越高,自1973年以来,储蓄占可支配收入储蓄的比例已经从13%下降到8%。中产阶级拥有的财富(总资产减去总负债)的中值为8.7万美元,但流动资产——即支票账户、货币市场账户、储蓄账户和预付卡——平均只有4000美元。美联储估计,美国十分之六的家庭没有足够的储蓄来支付三个月的开支。

在这种情况下,我们需要的不仅仅是注入现金来帮助家庭和经济度过这一时期,还需要债权人同意推迟学生贷款、信用卡债务、抵押贷款等的偿还日期。要求人们按期偿债可能只会让他们走向破产的边缘,并进一步削弱他们的长期支付能力。小企业和个体经营者尤其需要这样的举措才能在危机过后继续生存下去。虽然美国的中产阶级中可能包括一些赖账或利用这种机会进行诈骗的人,但绝大多数人是会偿还他们的债务的。

出于同样的原因,美国各州必须采取一致行动。各州处在危机一线,而且和联邦政府不同的是,各州必须平衡预算,不能无限制地借贷。例如,提高联邦医疗补助(Medicaid)支出的匹配率是各州的当务之急,如果没有这项补助,各州将很难同时应对公共卫生危机和经济衰退造成的收入大幅下降。地方政府削减开支或增加收入只会加剧经济衰退。

这场危机的一个引人注意的地方目前在家办公的人数。据笔者估计,美国现有劳动力中的一半到三分之二的人可以在家办公,至少是工作日的大部分时间可以这样做,但他们的雇主不允许他们在家办公,因为不习惯这种方式以及担心员工装病。我们在这段时间里将学到的一件事是,是否应该更积极地为员工提供在家办公这种选择,或许还应该帮助为人父母者和残疾人增加工作时间。远程办公有助于减少设施的业务成本、缩短通勤时间以及改善环境。

笔者的结论是,如果处理得当,中产阶级收入和资产面临的经济威胁将是暂时的,一旦危机过去,经济很可能会强劲反弹。受到抑制的商品和服务需求最终会推动新支出的激增,带来更多就业机会和更高的收入,从而帮助使家庭恢复财务健康、偿还债务,迎来更光明的经济前景。危机可能带来的其他积极后果还包括,人们更加认识到有必要整顿美国的财政机构、远程办公的可行性、以及有必要向更多的工人提供带薪病假,这也是防范任何病毒(不仅仅是这次的新冠病毒)传染的一种办法。

本文作者伊莎贝尔·V·索希尔是布鲁金斯学会(Brookings Institution)经济研究所的高级研究员。

翻译 | 小彩

版权声明:

《巴伦周刊》(barronschina)原创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英文版见2020年3月20日报道“The Middle Class Faces Its Greatest Threat Since the 1930s”。

(本文内容仅供参考,投资建议不代表《巴伦周刊》倾向;市场有风险,投资须谨慎。)

  •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19009821号-1
  • 法律声明:转载内容版权归作者及来源网站所有 本站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来源
  • 商业媒体及纸媒请先联系:Juankang@barronschin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