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下美国医疗行业护工处境艰难
文 | 《巴伦周刊》撰稿人埃莉诺·莱斯(Eleanor Laise)
编辑 | 郭力群
2020-04-09 16:27:33
在美国,由450万人组成的直接护理人员群体正在对抗一个看不见的敌人。他们是照顾美国老年人的基石,帮助数百万老年人或残疾人洗澡、穿衣、吃饭、度过他们的每一天。当大多数美国人都居家隔离时,他们却站在美国医疗保健系统的前线,希望自己、家人和病人不会受到病毒的威胁。

林赛·阿什曼(Lindsay Asherman)的工作向来都不好做。27岁的阿什曼是一名抚养着两个孩子的单身母亲,她在圣安东尼奥做临终关怀助理,每天要照料多达七位临终病人。

现在,席卷美国的新冠肺炎疫情令阿什曼原本就充满挑战的工作变得更难做了,她的财务状况也变得紧张起来。过去几周,为了减少接触,护理机构和家庭成员不再接受外部助理,她已经被大约40%的病人拒之门外。而当她能够护理病人时,却不得不和病人保持距离,这对陪伴病人度过最后时光的护理人员来说似乎是相悖的。“对我而言,只是坐在那里却不能给病人一个拥抱是很难的,”她说。

阿什曼还面临着更多压力:如果不能护理病人,她就拿不到工资,一旦生病或无法工作,她没有任何安全保障。阿什曼的时薪为16美元,所有工资都用在了日常开支上,比如照顾孩子,在学校停课期间为孩子们提供额外的膳食。工作时她开车在城里来来回回看望病人,这样做增加感染病毒的几率,但她没有医疗保险,也没有应急基金可以动用。“我一直都在洗手,”她说,“而且口袋里还装着洗手液。”

在美国,由450万人组成的直接护理人员群体正在对抗一个看不见的敌人。这个群体包括包括疗养院和辅助生活设施的护理助理、家庭健康助理和临终关怀助理。这些服务是照顾美国老年人的基石,帮助数百万老年人或残疾人洗澡、穿衣、吃饭、度过他们的每一天。当大多数美国人都居家隔离时,他们却站在美国医疗保健系统的前线,希望自己、家人和病人不会受到病毒的威胁。

这个群体的工资水平很低,福利不多,但工作量很大。研究咨询机构PHI的数据显示,2018年,直接护理工的平均时薪为12.27美元,经通货膨胀调整后仅比2008年增加了3美分。几十年的工作经验并不一定能换来更高的薪水。63岁的玛丽·麦克伦登(Mary McClendon)已经做了近30年的护理助理,时薪却只有13美元。在底特律一家疗养院工作的麦克伦登说,“我根本没在银行开过账户,一直都是月光族。”

在这个行业里,培训和职业发展的机会非常少。家庭健康助理和护理助理的雇主需要经过联邦医疗保险(Medicare)的认证,这些助力通常必须接受至少75小时的培训,但帮助家中的老年人的个人护理助理不必满足这一要求。(每个州的具体要求都有所不同。)

PHI的数据显示,大约15%的直接护理工生活在贫困中,44%的人生活在低收入家庭。许多人从事多种工作,这加大了他们自己和病人感染病毒的可能性。数据还显示,通常情况下他们没有带薪病假,在疗养院工作的护理助理中有五分之一是单亲家长,在更多学校停课之际,他们的压力也在加大。

其实在这次疫情爆发之前,这项工作的风险和要求就已经令人望而却步。举例来说,PHI的数据显示,养老院的普通护理助理一次要照顾12名老人,而且他们在工作中受伤的频率是典型美国工人的三倍。

这样的工作内容往往吸引不来多少求职者。许多在这个领域工作的人说,直接护理工长期面临短缺的局面,在当前这场危机中短缺现象变得尤为突出。

“劳动力是我们面对的最大的问题,我们找不到足够的人手,”Diakonos Group首席运营官金伯利·格林(Kimberly Green)说。该公司在俄克拉荷马州经营着20家长期护理机构。“我们的一家机构有一次放出了13个空缺岗位,”她说。这么多的缺口是不同寻常的。“我每天接到的电话越来越多,”她说,都是那些“疲惫、害怕、超负荷、不知所措”的员工打来的。

格林在3月中旬向公众发出了求助。“我在电视上说,‘你想要一份工作吗?我们可以提供,’”她回忆道。Diakonos将为希望成为护理助理的新员工提供“在职培训”。她说,新员工可以从招待助理做起,负责接听电话、为住户拿毯子、接受洗澡、穿衣、接送病人和其他护理助理职责方面的岗位培训。

养老行业称他们正在尽量提高灵活度帮助养老设施快速增加员工数量。美国医疗保健协会(American Health Care Association)首席医疗官戴维·吉福德(David Gifford)博士在一份声明中说,“高质量的护理始于我们的直接护理人员,他们在疫情中对老年人做出的非凡贡献是有目共睹的。”该协会敦促联邦政府和州政府取消可能会妨碍医疗保健专业人员跨州工作的执照要求,最近几周就出现了这种情况。该行业还提倡“对失业人员进行快速培训,让他们能够做一些基础护理工作,”吉福德说,“这样护士和助理就可以集中精力照顾生病的住户,我们也可以解决因雇员需要居家隔离而出现的人手短缺问题。”

随着危机的加剧,口罩和其他防护用品的供应正在减少,加重了直接护理人员的担忧情绪。

上个月,麦克伦登的雇主告诉员工,如果要在养老院戴口罩,他们必须自己买。“既然我们在这里工作,为什么还要出去自己买口罩?”麦克伦登质问道。养老院“应该提供我们所需的一切”。仅仅一个星期之后,工会组织SEIU Healthcare Michigan就宣布,麦克伦登工作的底特律Ambassador Nursing and Rehabilitation Center报告了几例工作人员和一名住户感染的病例。这家养老院属于Villa Healthcare连锁店的一部分,该养老院和Villa Healthcare都没有回复记者的置评请求。

与此同时,麦克伦登说她“非常担心”自己被感染。

在涉及防护设备时,家庭健康助理可能处在一个尤为不利的地位。纽约州家庭护理协会(Home Care Association)最近调查发现,将近70%的护理机构表示无法获得足够的个人防护设备。总部位于弗吉尼亚州雷斯顿的家庭健康机构Medical Team临床业务主管艾米·尚帕涅(Amy Champagne)称,在采购医疗用品方面,“我们一直是排在最后的那个”,而医院和其他设施则处于最优先地位。“我们需要保持冷静,不能过度使用供应品,”她说。该机构告诉员工,“不需要戴两双手套时就不要戴两双,不需要穿防护服的时候就不要穿。”

老年直接护理工的年龄和职业增加了他们面临的风险。PHI的数据显示,55岁及以上的员工占直接护理工数量的23%。79岁的何塞法·瓜尔迪安(Josefa Guardian)在德克萨斯州希布伦维尔市做家庭护理工,时薪为10美元。瓜尔迪安说,在他所在的小镇买到像面包和饮用水这样很基本的东西都已经越来越难,3月下旬的一天,为了给病人买到足够的食物,她跑了五家不同的商店。瓜尔迪安患有糖尿病,这会增加病毒引发严重并发症的可能性,当她不工作的时候,她会呆在家里陪伴82岁的丈夫。作为一名兼职工人,她没有带薪病假或假期。她说,孩子们希望她辞职,但“我不喜欢整天在家看电视。”她和丈夫都很担心,“但我们非常小心避免感染,”她说。

没有带薪病假,再加上因存在暴露风险而自我隔离期间可能没有收入,这会给直接护理工的财务带来毁灭性打击。PHI的数据显示,只有大约35%的直接护理工能享受带薪休假。32岁的阿什利·尼克松(Ashley Nixon)是俄克拉荷马州科林斯维尔一家养老院的护理助理,最近她被迫在家隔离两周,期间没有工资,因为她的家人之前去了佛罗里达州而存在感染风险。

“我当时在想,‘我可怎么付账单啊?”’尼克松说。学校停课后,她还失去了另一份特殊教育教学的工作。她说,“我一直在减少开支。”她把每周的购物预算削减了一半,减到50美元,而且放弃了每天从便利店买一瓶冰镇Dr Pepper的习惯。

除了身体上和经济上的压力,在公共活动被取消、访客被限制之后,直接护理人员还要照顾病人因与世隔绝而产生的一些不良情绪。他们让病人通过视频电话和家人联系,让住户在书写板上写下想对他们关心的人说的话,在住户和家人隔着窗户交流时还要进行监督。在科林斯维尔做护士助理艾米丽·菲利普斯(Emily Phillips)照顾的一名住户的丈夫经常来探访,现在却不得不隔着窗户和妻子交流。她说,“他们可以稍微交谈一下,但大多数情况下只是看着对方,看看对方是否安好,知道彼此都在互相牵挂。我很想让他进来,但知道这样做非常不安全。”

对于那些长期担心人手不足的工人和维权人士来说,他们所有的警告都没有得到重视,这让他们感到非常苦涩。“真是让人难过,”芝加哥一名养老院护理助理、工会组织SEIU Healthcare Illinois Indiana执行董事会成员弗朗辛·里科(Francine Rico)说,“我们一直在求助。”她表示,对于那些要一个人照顾13到14名住户的护士助理来说,“所有事情能可能会照顾不周。”但是“对于99%的住户来说,这里是他们最后的安息之地,他们应该带着尊严和尊重离开这个世界。”

多年来,“每个人都在谈论婴儿潮一代老龄化的问题,他们准备对长期护理行业征税,但我们一直没有等来任何措施来以确保有更多的”护理助理,美国卫生保健助理协会(National Association of Health Care Assistants)首席临床官员丽莎·斯威特(Lisa Sweet)说。“现在又出现了疫情,”她说。“我对这一切真的挺生气的。”

在疫情期间,直接护理工作的强度极限是什么?养老行业认为,至少有一些护理工是无所畏惧的。美国卫生保健协会的吉福德说,“即使设施里有被感染的人,口罩和其他用品也非常少或者根本没有,工作人员也还是在上班。”

但即使经济前景暗淡,还是有一些人辞职了。尚帕涅说,Medical Team大约有5%的员工已经辞职。格林所在的Diakonos也预计在危机持续不消之际可能会有更多员工辞职。

圣安东尼奥的临终关怀助理阿什曼正在考虑其他职业选择。“现在没有多少空缺职位,”她说。“我想可以去亚马逊试试,他们需要人手。”

翻译 | 小彩

版权声明:

《巴伦周刊》(barronschina)原创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英文版见2020年4月3日报道“What It’s Like to Be a Health Worker During the Coronavirus Crisis”。

(本文内容仅供参考,投资建议不代表《巴伦周刊》倾向;市场有风险,投资须谨慎。)

  •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19009821号-1
  • 法律声明:转载内容版权归作者及来源网站所有 本站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来源
  • 商业媒体及纸媒请先联系:Juankang@barronschin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