专访华尔街顶级经济学家:全球经济和消费范式巨变,投资者要顺势选股
文 | 《巴伦周刊》撰稿人莱斯利·P·诺顿(Leslie P. Norton)
编辑 | 郭力群
2020-05-20 20:16:38
投资者应关注那些在失业式复苏中能够从增量增长中获益的公司。

南希·拉扎尔(Nancy Lazar)是最受华尔街关注的经济学家之一,她近日在接受《巴伦周刊》采访时承认,自己之前没有及时认识到新冠肺炎疫情对经济造成的破坏性影响。在认识到这一点后,她调整了自己对宏观经济的预测,她告诉客户,这场危机为她长期以来一直研究的主题之一提供了支撑,即美国中部应该是投资者关注的“新兴市场”。拉扎尔是经济咨询公司Cornerstone Macro的联合创始人,在Institutional Investor的年度华尔街经济学家排行榜上一直名列第一或第二。拉扎尔还被《巴伦周刊》评选为美国金融界100位最具影响力的女性之一,她最近分享了自己对失业、消费者以及企业回流等问题的看法。以下是经过编辑的采访内容。

美国将呈现“波浪式复苏”

《巴伦周刊》:纳斯达克综合指数目前接近历史高点,而美国的失业率堪比大萧条时期。你怎么看这两者之间的关系?

拉扎尔:决策者对危机失业问题的应对表现很出色,然而政策并不能阻止病毒传播,也不能阻止公司倒闭或者各州经济停摆。对经济冲击和对就业的冲击之间存在着巨大的滞后。这一次,它将比平时更大。

二十世纪60年代和70年代的著名经济学家贝里尔·斯普林克尔(Beryl Sprinkel)在1964年写了一本名为《货币和股票价格》(Money and Stock Prices)的书,书中说,在政策能对经济产生影响之前,政策必须首先对金融市场产生影响。信贷市场已经出现大范围复苏,甚至能源市场也是如此。贷款收益率已经下降,高质量信贷息差也已经下降,抵押贷款利率已回落至危机前的低点。这是经济活动复苏的必要条件。在政策的支持下,经济正在出现复苏迹象,但要想了解政策支持经济的全面效果可能还需要很长时间。

《巴伦周刊》:第二波疫情暴发的风险可能还是很大。

拉扎尔:最大的问题是到了第四季度疫情是否会卷土重来。如果到了秋季感染率再次上升,美国经济将不得不再次陷入停滞。希望各州能够谨慎行事,一步一步来重启经济。

我们称之为“波浪式复苏”,由于每个州的重启时间不一样,美国整体经济正呈现这种波浪式的复苏。虽然经济数据可能大幅回升,但如果疫情大规模卷土重来,经济就又会陷入停滞。我认为“波浪式”是描述未来我们看到的情况的最合适的说法。

《巴伦周刊》:在这种情况下,你是怎么预测GDP的?

拉扎尔:在做预测时要附上大量补充说明,同时强调预测数字比正常情况下更可能被修正。我在最初做预测时失误了,没有认识到疫情对美国经济影响的严重程度。从3月份开始的三周里,我在隔离措施实施之际大幅修正了预测数据,把第二季度GDP增速修正至-25%,第三季度GDP可能环比增长10%,第四季度可能环比增长5%,今年全年GDP增速可能为-4.7%,2021年GDP有望增长4%。

《巴伦周刊》:美联储和美国政府已经向经济注入了大量资金,带来了哪些连带影响?

拉扎尔:首先,如果美联储没有迅速做出应对,那么美国经济会比现在更疲软,长期内恢复经济的成本将更高。美联储的决策有利也有弊,积极的一面可能会很快显现,但政府的债务负担会更加沉重。如果不解决债务问题,标准普尔(Standard & Poor's)可能会像2011年那样下调美国的主权信用评级。如果被降级,政府将变得很被动。如果我们能够出台能够支持长期增长的政策,比如鼓励资本支出,那么不利因素将大大减少。

《巴伦周刊》:通胀会成为一个问题吗?

拉扎尔:美联储正在防范衰退带来的通缩效应。

新兴市场增速整体下降

《巴伦周刊》:你怎么看大宗商品价格的未来走势?

拉扎尔:在长达20年的时间里,大宗商品价格的走势是由新兴市场的繁荣(尤其是中国)带领的。今年第一季度中国经济遭遇重创,萎缩了7%,这是石油等大宗商品价格大幅下跌的原因之一。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之间的石油价格战也加剧了油价的下跌势头。

现在,中国经济放缓后目前正在重启,已经出现了逐步改善的迹象。油价已经回升了一些,反映出中国经济活动回升以及表明美国经济正在改善的迹象越来越多。油价在经历起起伏伏后,随着时间的推移能够回升。但从长远来看,由于中国的经济增速将远低于过去20年,因此大宗商品价格将比以前低一些。

《巴伦周刊》:你对中国经济的预期是什么?

拉扎尔:2019年中国官方公布的GDP增幅约为6%。我们对中国今年GDP增幅的预测是2%。中国经济告别了高速增长期。

对于那些在经济上过于依赖中国的国家(即大量新兴市场国家)来说可能会在中国经济增速放缓之际遇到困难。新兴市场整体GDP增幅已经降至2%到3%,这更有利于全球经济健康,因为大宗商品价格不会再大幅飙升。

美国储蓄率继续上升,制造业加速回流

《巴伦周刊》:在这次危机之前,美国消费者占美国经济总量的70%,危机之后还会是这样吗?

拉扎尔:消费者在遭遇2008年和2009年金融危机时储蓄太少、债务太多,在2010年到2019年经济扩张期间,他们变成了人们现在所说的“更聪明的消费者”。从2007年到2019年,储蓄率从4%左右上升至8%,这是二十世纪60年代以来储蓄率第一次发生了显著变化。

消费者现在肯定会更担心自己的工作和健康是否有保障,还会担心政府提供支持的能力。基于这三个因素,我们预计储蓄率会再次上升,在下一个经济扩张期将达到11%。今年第一季度储蓄率接近10%,3月份为13%,这在经济衰退时期是很典型的现象。即便我们最终摆脱衰退,储蓄率仍会上升。储蓄趋势的周期一般为30年。

《巴伦周刊》:让美国制造业回流是你最喜欢的话题之一,为什么?

拉扎尔:近10年来,我们一直在关注美国制造业的复兴,过去五年发生的情况让我们更加强调这个观点。首先,在过去这个经济扩张期的早期,我们就看好美国制造业的复兴,中国市场竞争力在削弱,美国成了最具竞争力的市场。其次,在过去四、五年里,其他一些事件(特别是企业减税)鼓励了让投资回到美国。现在美国的企业税率和中国一样低,这是历史上的第一次。第三,贸易争端和疫情进一步凸显了这个趋势,企业回流将成为住房和资本支出投资周期的主要驱动力。

《巴伦周刊》:美国的小企业遭受了沉重打击,这对经济来说意味着什么?

拉扎尔:小企业的复苏将是逐步渐进式的,但小企业就业人数要恢复到总就业人数的50%还需要很长时间。在过去这个经济扩张期中,小企业就业人数占总就业人数的比重从51%降至49%,拥有定价能力和电商业务的大公司抢去了一部分份额。在下一个经济扩张期中,小企业就业人数所占比重还会下降,可能类似2000年到2010年制造业就业人数大幅减少的情况。这并不意味着整体经济活动无法复苏,经济活动会复苏的。集中在休闲和零售行业的小企业将成为经济中的一个薄弱之处。

《巴伦周刊》:这对就业意味着什么?

拉扎尔:在各州重启经济之际,我们预计就业可能会显著回升,但可能更多是由大企业推动的。今年夏季就业人数每月可能会增加100万人,但长期来看,未来几年经济活动的回升速度可能比就业情况改善速度更快。企业面临很多不确定性,一些经济领域——休闲行业和实体零售商——不得不大幅削减产能,那么他们没理由重新雇佣刚刚解雇的员工。在前一个经济扩张期中,就业用了用了六年时间才达到峰值。在下一个经济扩张期中可能也需要这么长时间。

投资者要适应新的经济增长和消费范式

《巴伦周刊》:投资者该怎么办?

拉扎尔:新兴市场推动全球经济增长、大型跨国公司从中受益的时代已经结束。我在二十世纪80年代后期进入经济研究领域时,美国经济已经从高通胀和高利率转向低通胀和低利率。对于当时的投资者来说,接受这种变化并认识到哪些公司会从中受益、哪些公司不会,是非常重要的。

而如今,全球经济增长范式又在发生巨大变化,投资者应该成为“选股者”,关注那些在失业式复苏中能够从增量增长中获益的公司。消费模式正在向科技、医疗保健和必需品转变,消费者支出将发生转变,储蓄率将上升。很多公司都会在这些新消费行为出现之际陷入困境。

美国中部获得的投资将增加,位于中部地区的公司将成为能够长期增长的公司。这些地区的零售商、制造商、资本品公司的表现已经超过了大盘。

《巴伦周刊》:你怎么看利率和美元汇率?

拉扎尔:我的同事、固定收益政策专家罗伯托·佩里(RobertoPerli)认为,美联储不会采取任何破坏经济复苏的行动,因此收益率将在更长时间内保持低位。假设美国大选不会影响投资美国的长期吸引力,那么美元将在长期内内逐步走强。

《巴伦周刊》:感谢接受采访。

翻译 | 小彩

版权声明:

《巴伦周刊》(barronschina)原创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英文版见2020年5月15日报道“This Economist Sees a ‘Regime Change’ Favoring Stockpickers”。

(本文内容仅供参考,投资建议不代表《巴伦》倾向;市场有风险,投资须谨慎。)

  •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19009821号-1
  • 法律声明:转载内容版权归作者及来源网站所有 本站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来源
  • 商业媒体及纸媒请先联系:Juankang@barronschin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