回顾1968年:社会动荡时期是什么在带动股市上涨?
文 | 《巴伦周刊》撰稿人兰德尔·W·福赛思(Randall W. Forsyth)
编辑 | 郭力群
2020-06-04 15:43:03
这一次社会动荡和疫情带来的双重挑战比美国在1968年面临的挑战要更为严峻。

在美国遭遇几十年来最严重的社会动荡和罕见大流行病的双重打击之际,股市显然不像我们其他人那样忧心忡忡,纳斯达克综合指数现在只比纪录高点低几个百分点。

然而,这种脱节现象在1968年发生的一系列事件中就已经有过充分体现。1968年是上世纪最动荡的时期之一,也是美国历史上最动荡的一年。虽然当年充斥着暗杀、城市骚乱、学生静坐示威和政治游行这样的事件,但股市还是在稳步走高。

“在面对社会暴乱时,股市为什么还会走高?”市场研究公司Macro Intelligence 2 Partners联合创始人朱利安·布里格登(Julian Brigden)周一(6月1日)在特推上这样问道。1968年4月份马丁·路德·金(Martin Luther King)遇刺后,“美国125个城市爆发了骚乱,美国政府甚至派出了第82空降师维持华盛顿的秩序,而标准普尔500指数却上涨了16%。这听起来有些不可思议,但事实确实如此!”

马丁·路德·金遇刺是那一年发生的事件中最糟糕的一件,由于是亲身经历,而不是从历史书上看到的,所以我对这件事依然记忆犹新。几个星期后,参议员罗伯特·K·肯尼迪(Robert F. Kennedy)遇刺,我当时担心这个社会要彻底乱掉了。

过去的城市暴乱经常发生在夏季,以1964年7月黑人民权运动在纽约市哈莱姆区进入武装抗暴阶段为开端。当年反越战示威活动也愈演愈烈。1968年发生的事件包括法国大罢工、在芝加哥召开的民主党全国代表大会上的暴力冲突、苏联入侵捷克斯洛伐克。那一年我还是一名高中生,没有注意到股市在社会动荡中的上涨。

另一件当时我没有意识到的事情是,那会儿美国经济正处于历史上最强劲的扩张过程中,“大社会福利计划”(Great Society programs)和越南战争支出这样的军事与经济并重的政策推动了经济扩张。为了减少赤字,1968年中美国国会通过了对高收入人群征收10%附加税的提案(该措施并没有妨碍消费者支出)。失业率下降到3.6%,上半年个人收入以9.8%的年化增幅增长。当年圣路易斯联邦储备银行的报告显示,生产受到了产能瓶颈和工人罢工的抑制。

在利率上升的同时,美联储满足了激增的信贷需求,以近10%的年率扩大了资产负债表的规模,广义货币供应量以9.7%的年率增长。由于充裕的流动性被注入较为强劲的经济,因此尽管出现了社会动荡,但股市依然上涨。

相比之下,在为了遏制疫情蔓延经济大范围停摆之际,我们现在正处于美国有史以来最严重的经济收缩之中。在过去的两个月里,有4000万美国人申请了失业救济,6月5日公布的5月份失业率可能高达20%。

但在这次经济危机中,美联储也采取了前所未见的行动来扩大金融市场的流动性,此外还有规模超过3万亿美元、旨在缓解疫情对经济影响的财政政策。在采取这些措施之前,美国的财政赤字已经达到每年1万亿美元。

在这些措施的刺激下,截至6月2日收盘,标准普尔500指数已经从3月23日触及的低点回升了37.7%,仅比2月19日触及的年内最高点低9%。以科技股为主的纳斯达克综合指数较3月份低点回升了40%,仅比2月份高点低2%。按美元计算,美国股市最广泛的指标Wilshire 5000指数的价值已经从低点增加了9.3万亿美元,而美联储的资产负债表规模在此期间增加了2.8万亿美元,达到7万亿美元以上。

看起来,就算美国的城市街头发生暴乱,只要有扩张性的财政和货币政策来扩大流动性就可以带动股市上涨。股市和现实世界之间的对比是如此鲜明。

在外汇市场上,这些政策还有其他一些鲜为人知的影响。1968年,由美联储担保的军事与经济并重的政策导致美元过剩,成为布雷顿森林体系破裂的第一个迹象。当时任总统理查德·尼克松(Richard Nixon)在每盎司35美元的水平终止了美元与黄金的可兑换性时,该体系正式破裂,在当时引起了极大的恐慌。

现在出现了类似的情况,美元指数从3月份股市跌至低点前几天触及的峰值下跌了近5%。对于一个负债累累(以美元计)的世界来说,美元汇率下降是受欢迎的,对美国出口商来说也是如此。

1968年过后发生的事情是那年给我们的另一个教训。1969年通胀率和利率大幅上升,随着美联储大幅紧缩政策,股市从1968年年底的峰值下跌了30%以上。从1969年12月到1970年11月,美国经济遭受了短暂的衰退,失业率上升到了5.5%。

持乐观态度的人认为,现在经济已经触底,随着各州重启经济、货币和财政刺激措施的效果显现,经济应该会出现相当强劲的复苏。但这样想的前提是疫情正在消退,而一旦街头示威导致出现新一轮疫情高峰,这种观点还能站得住脚吗?这一次社会动荡和疫情带来的双重挑战比美国在1968年面临的挑战要更为严峻。

翻译 | 小彩

版权声明:

《巴伦周刊》(barronschina)原创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英文版见2020年6月3日报道“What Happened in 1968 Can Show Us Why the Market Is Rising Now”。

(本文内容仅供参考,投资建议不代表《巴伦周刊》倾向;市场有风险,投资须谨慎。)

  •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19009821号-1
  • 法律声明:转载内容版权归作者及来源网站所有 本站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来源
  • 商业媒体及纸媒请先联系:Juankang@barronschin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