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技股的隐藏优点:股息增长空间
文 | 《巴伦周刊》撰稿人劳伦斯·C·施特劳斯(Lawrence C. Strauss)
编辑| 张晓添
2020-10-13 12:51:29
标普500指数中科技公司的二季度股息比五年前提高了一倍多。这是所有板块中增长最快的,并且远远超过标普500指数34%的增幅。

与公用事业或必需消费品不同,科技板块并非股息投资者的首选。低收益率往往会产生这种影响。

标普500指数中72家科技公司的平均股息收益率约为1%,而整个指数的收益率为1.7%。

但在提高股息方面,这些股票并不逊色。标普道琼斯指数统计显示,截至6月30日,标普500指数中科技公司的二季度股息比五年前提高了一倍多,达到每股5.37美元。这是所有板块中增长最快的,并且远远超过标普500指数34%的增幅。

“我们喜欢科技股的地方在于,我们认为它们的股息增长空间巨大,这是最重要的。”规模240亿美元的哥伦比亚股息收益基金(LBSAX)联席经理迈克·巴克莱(Mike Barclay)表示。该基金五年期年化回报率为11.03%,超过了晨星基金分类中97%的同类别大盘价值基金。

截至8月31日,其持仓最多的两家公司是科技巨头微软(MSFT)和苹果(AAPL),而思科(CSCO)也位列前十。截至当时,科技是该基金当中权重最大的板块,占24.2%。

哥伦比亚股息收益基金并不完全专注于股息,而是采用了一种结合股息和资本增值的股票总回报方法。对于长期投资者来说,这两个目标是相辅相成的。

“如果你是真正需要股息收益的投资者,你就必须要有信心,要相信基本面因素能够支撑派息。”巴克莱表示,“如果一家公司的现金流没有增长,那就只能长期在资产负债表之外为股息提供资金。”

微软和苹果有足够的现金支持他们的股息,但是其股票的股息收益率很低。微软最近的股价在209美元左右,每股季度派息为56美分,收益率为1.1%。苹果股价最近在115美元左右,每季度派息20.5美分,收益率为0.7%。

不过,巴克莱表示,对于派息股而言,还有比收益率更重要的东西。他说:“如果你在2013年7月以33美元的价格冒失买入(微软),那么(今天)2美元的年收益就相当不错了。”他的基金自2004年以来一直持有微软的股票,也就是该公司开始派发股息的一年后。

正如附表所示,股息投资需要在收益率和(股息)增长率之间进行权衡。高收益率的股票就算会提高派息,往往也不会很快提高;而收益率较低的股票往往股息增长更快。

看看微软和苹果,这是名单上两只收益率最低的股票,但在2020年的总回报率是这一组公司中最高的。这两家公司2020年都增加了派息,微软9月增加了10%。另一家表现强劲的公司是芯片公司高通(QCOM),其收益率为2.1%。它今年的回报率接近40%。

但是一些收益率较高的公司,尤其是IBM(IBM)和思科,在2020年的回报率为负值。

然而,在某些情况下,投资者可以两全其美——高收益率和强劲的资本增值。德州仪器公司(TXN)就属于这类公司之一,它的收益率在3%左右,并且今年已经上涨了15%(包括股息)。芯片制造商博通(AVGO)也是如此,该公司的收益率为3.5%,回报率为20%。

退一步说,科技板块确实引起了人们的担忧,其中之一就是疫情期间股价上涨带来的高企的估值。FactSet的数据显示,追踪科技板块的Technology Select Sector SPDR基金(XLK)最近的交易价格约为其基础持仓明年预期盈利的25倍。这远远高于其17.6倍的五年平均水平。

不过,SunTrust私人财富管理首席市场策略师基思·勒纳(Keith Lerner)正在增持科技股。理由是“考虑到强劲的基本面因素和投资者对稳定增长趋势的偏好。”他在最近的一份客户报告中写道。

巴克莱表示,相对较低的派息率是这些股票及其股息具有吸引力的另一个因素。虽然有几种方法可以衡量这些比率,但他观察的是股息与公司自由现金流的百分比。自由现金流基本上是经营现金流减去资本支出。

巴克莱表示,对于他共同管理的基金中的科技公司而言,这一比率相对较低,只有44%。他认为,这是科技股能够带来诱人股息的三个原因之一:“随着时间推移能够增长的持久现金流,强劲的资产负债表,以及适度的派息率。”

他倾向于长期投资方式。“当你买入那些具有良好基本面、能够支撑股息增长的公司股票时,你会看到不错的股息增长率。”他表示。

他看好的一家公司是模拟芯片制造商德州仪器。该公司最近宣布每股季度派息1.02美元,较90美分上涨13%。这家公司生产的芯片用于各种行业,包括汽车行业。这就避免了对任何单一客户的过度依赖。“你会持续看到芯片在各个领域得到更广泛应用——不仅仅是智能手机和个人电脑,还有汽车、工业和消费品。”巴克莱表示。

他也喜欢半导体设备公司。其中包括Lam Research(LRCX)和KLA(KLAC),它们的收益率分别为1.5%和1.8%,均远高于标普500指数中科技公司1%的平均水平。

8月下旬,Lam Research宣布每股季度派息为1.30美元,较1.15美元上涨13%。该股今年的回报率约为19%。KLA也在8月宣布增加股息。它现在每季度每股派息90美分,此前为85美分,增长了近6%。

巴克莱给收益投资者的离别赠言是:“你应该关注能够增长的收益,而不是收益率。”

而在科技板块中,尽管许多股票的股息收益率并不那么诱人,但相当多股票的股息收益正在增长。

翻译 | 小彩

版权声明:

《巴伦周刊》(barronschina)原创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英文版见2020年10月11日报道“The Tech Sector’s Dividend Allure Is in Growth, Not Yield”。(本文内容仅供参考,投资建议不代表《巴伦周刊》倾向;市场有风险,投资须谨慎。)

  •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19009821号-1
  • 法律声明:转载内容版权归作者及来源网站所有 本站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来源
  • 商业媒体及纸媒请先联系:Juankang@barronschin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