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4《巴伦周刊》最佳CEO榜单(下)|巴伦封面
文 | 巴伦周刊
编辑 | 郭力群
2024-07-01 09:46:04
这些CEO不仅为客户和投资者带来了回报,还为公司的未来发展制定了明智的计划。

近日,《巴伦周刊》2024年度最佳CEO榜单出炉,今年有25位CEO上榜,他们的主要成就是成功实施了让公司能够处于一个更有优势的地位的举措。

这25位CEO由《巴伦周刊》的编辑和记者通过筛选、提名、初步评审和扩展辩论评选出。

2024年最佳CEO榜单
(排名不分先后,按姓氏首字母排序)

本文是《巴伦周刊》对今年榜单报道的第二部分(点击查看报道第一部分)。以下是榜单后13位CEO取得的成就和他们担任CEO以来公司股票表现的介绍。

福泰制药(VRTX) CEO列什玛·克瓦拉马尼(Reshma Kewalramani)

列什玛·克瓦拉马尼博士领导下的福泰制药即将迎来第二阶段的发展。

在前任CEO的领导下,福泰制药彻底改变了囊性纤维化的治疗方法,克瓦拉马尼的工作是在指导福泰制药走向下一个大项目的同时维持这一特许经营权

很多项目正在进行中:福泰制药正在开发一种名为suzetrigine的止痛药,可以满足对非阿片类止痛药的巨大需求,该公司还在研究名为VX-880的干细胞衍生疗法,希望这种疗法能够治愈1型糖尿病,以及其他大量项目。

51岁的克瓦拉马尼于2020年4月成为CEO,之前是福泰制药的一名高管。去年,该公司的Casgevy获得批准,这是一种使用“基因剪刀”技术Crispr/Cas9用来治疗镰状细胞贫血症的基因编辑疗法。

克瓦拉马尼说,自己只是一个大团队中的一员,她说:“我在这里的目标是继续推行公司的战略,确保我们的文化保持这种初创企业生机勃勃的状态。”

到目前为止,克瓦拉马尼的战略是有成果的。在她任职期间,Vertex的股价几乎翻了一番。

优步(UBER) CEO达拉·科斯罗萨西(Dara Khosrowshahi)

达拉·科斯罗萨西将优步从一家“新经济”初创企业转变成为了为一家盈利能力越来越强的“现金流生成器”。

疫情期间优步曾面临一场生存危机,当时全球旅行基本陷入停滞,大多数人不得不在家工作。但优步的送餐业务蓬勃发展起来,并且还在继续扩张。核心拼车业务已经卷土重来,预计今年收入将是2019年疫情前的两倍多。

在最近的财报电话会议上,55岁的科斯罗萨西说,成立15年的优步最近的业绩“证明了我们有能力实现持续的、可以盈利的大规模增长”。

过去12个月优步上涨了70%以上。按息税折旧摊销前利润(Ebitda)衡量,优步今年将连续第三年实现盈利,今年营业利润率将超过7%,高于去年的3%,华尔街预计2025年营业利润率将达到10%。优步的现金流也在改善,今年早些时候,该公司宣布了规模为70亿美元的股票回购计划。

皇家加勒比集团(RCL) CEO詹森·利伯蒂(Jason Liberty)

在三大邮轮公司中,皇家加勒比是唯一一家股价回升至疫情前高点的公司(另外两家分别是嘉年华和挪威邮轮控股)。詹森·利伯蒂于2022年1月出任CEO之前曾担任过九年首席财务官,他担任CEO以来,该公司股价几乎翻了一番。

考虑到邮轮公司在疫情期间遇到的困难,这是一项不小的成就。疫情期间,尽管没有乘客坐邮轮,但邮轮公司的资产负债表上却是负债累累,即使是在疫情最严重的时期过去之后,船上的病毒传播率还是非常高,导致限制措施放松后也很难吸引游客回来。

现在,所有这些都已经过去,邮轮吸引了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多的来自各行各业的游客,预订量创下历史新高。

皇家加勒比的业绩尤为强劲,在利伯蒂的领导下,该公司有望提前实现其三年财务目标,许多分析师预计,该公司今年的盈利增长和利润率增长将是业内最好的,这样的增长势头还有可能延续到今年之后。

沃尔玛(WMT) CEO董明伦(Doug McMillon) 

在过去的10年里,沃尔玛从一家古板的平价超市变成了一家电商巨头,投资者应该感谢董明伦。

2014年57岁的董明伦出任CEO时,消费者和投资者对亚马逊以外的零售商几乎没有什么兴趣,沃尔玛在网购方面的试错策略并没有激起人们的信心。

最终,沃尔玛通过全力投入杂货销售业务以及扩大第三方市场规模找到了一条成功之路。如今,沃尔玛在电商领域排名第二,并通过广告等新的高利润率业务创造了丰厚的利润。

今年5月,沃尔玛股价创下历史新高,因为第一财季财报出色的表现证明董明伦的战略是成功的,即把“技术为先”和“高度关注价值”结合起来。后来沃尔玛股价屡次创下新高,前方还有更多的机会,沃尔玛正在吸引新的高收入客户,其在印度的投资也在增长。 

微软(MSFT) CEO萨蒂亚·纳德拉(Satya Nadella)

在过去的10年里,萨蒂亚·纳德拉将微软从一家停滞不前的软件公司转型为云计算巨头,可以说,在成为企业人工智能市场主导者方面,微软比任何竞争对手都处于更有优势的地位。对人工智能的关注推动微软市值超过了3万亿美元,未来还会创下更高的高点。

56岁的纳德拉曾推动微软全面投入云计算,现在,他在人工智能领域也在做同样的事情,微软为几乎所有面向企业和消费者的主要软件平台都配备了人工智能Copilots。

微软持有大语言模型和智能聊天机器人的早期市场领头羊OpenAI的控股权,此外,微软还巩固了自己在Windows电脑操作软件领域的主导地位,同时扩大了强大的Office办公软件的覆盖范围。

New Street Research分析师皮埃尔·费拉古(Pierre Ferragu)最近将微软股票评级上调至买入,目标价为570美元,这意味着估值将达到4万亿美元。费拉古指出,微软的股价在过去10年里上涨了12倍,但没有迹象表明该股将从目前水平放缓。他认为,微软和纳德拉“实现了执行的最高境界:更强的盈利能力和快速稳定的市场份额增长。” 

Chipotle Mexican Grill (CMG) CEO布莱恩·尼科尔(Brian Niccol)

布莱恩·尼科尔通过新鲜、健康的食物打造了Chipotle Mexican Grill的声誉,在他2018年出任CEO之前,这家休闲快餐连锁店一直受到食品污染担忧的困扰。疫情期间,新开设的门店、不断增长的客户忠诚度计划、以及及时推出的Chipotlanes(手机订单取货通道)推动该公司利润大幅增长,股价创下新高。

目前尼科尔仍然专注于创新,无论是机器人厨师还是新菜单。其他餐馆举步维艰的同时,Chipotle凭借高质量和高效率的服务吸引了顾客。该公司上一财年的每股收益较两年前几乎翻了一番。

Chipotle认为,公司可以通过投资于技术和忠诚度计划在海外市场(目前该公司在海外市场的份额相对较小)复制自己在美国国内的成功。尼科尔说:“未来12个月将会有很多令人兴奋的事情发生。

6月初,股东们批准了Chipotle1股拆50股的拆股计划,这是纽交所上市公司有史以来规模最大的拆股计划之一,可能会成为股价上涨的另一个催化剂。

通用动力(GD) CEO菲比·诺瓦科维奇(Phebe Novakovic)

运营一家一流国防承包商绝非易事,人们对美国政府支出的担忧和对成本超支的担忧从未被打消,近来,该行业一直在艰难应对高于预期的通胀和固定价格合同带来的影响,这两个因素可能会导致利润率大幅下滑。

在66岁的菲比·诺瓦科维奇的领导下,通用动力很好地应对了这些挑战。诺瓦科维奇曾是美国中央情报局(CIA)的情报官员。在过去的两年里,该公司的利润率平均约为10%,比2019年(疫情暴发前、高通胀到来前)水平下降了不到两个百分点,是国防行业中利润率降幅最小的公司。

与此同时,过去五年通用动力的股票跑赢了业内同行。

Vertical Research Partners分析师罗布·斯塔拉德(Rob Stallard)说,诺瓦科维奇“专注于业务,如果业务表现好,股价自然会上涨。” 

奈飞(NFLX) CEO泰德·萨兰多斯(Ted Sarandos)和格雷格·彼得斯(Greg Peters) 

《哈佛商业评论》在2022年的一份分析报告中称,平均而言,联席CEO的业绩表现好于单个CEO。这是一个令人意外的发现,必然是基于一个小样本。这份报告总结指出,在公司正在进行技术转型的情况下,有两个CEO可能是最理想的。

奈飞联合创始人里德·黑斯廷斯(Reed Hastings)曾提醒人们,在通过互联网发布电影方面,奈飞并不是新手,虽然当时该公司只通过邮寄的方式配送DVD,但公司名中有“网络”(net)一词。现在,好莱坞正在被技术颠覆,除了要关注如何提供节目和电影,还要预测观众想看什么,以及如何引导观众去看什么。

因此,当黑斯廷斯去年初卸任CEO担任执行董事长顾问时,他宣布格雷格·彼得斯将和泰德·萨兰多斯一起接替他担任联席CEO,这完全合情合理。彼得斯是耶鲁大学毕业的物理学家,是两人中更倾向于算法那一个,他的职责包括技术和广告。当奈飞根据统计数据判断用户更喜欢爱情片还是科幻片、为同一部剧展示不同的封面时,它是在用彼得斯的大脑思考。

萨兰多斯曾在社区大学待过一段时间,还做过录像带出租店店员,他帮助奈飞成功地打造了原创内容,如今,他是奈飞两位CEO中更有可能在家中与一线明星闲聊的的人。

当两人意见不一致时,他们会把问题说出来,有时会把黑斯廷斯请来,或者对两人的想法进行测试。

在萨兰多斯和彼得斯的领导下,奈飞打击了密码共享的现象,推出了价格更低的广告订阅服务,并增加了更多体育直播、游戏和授权经典作品。该公司挺过了用户数量短暂下降的时期,后来用户数量恢复了健康增长。去年,奈飞的自由现金流翻了两番,达到69亿美元。今年,该公司预计收入为60亿美元,而且是在170亿美元的内容支出之后——这是传统娱乐行业的公司难以接近的水平。 

礼来(LLY) CEO 戴夫·里克斯(Dave Ricks) 

礼来CEO戴夫·里克斯连续第三年入选《巴伦周刊》最佳CEO榜单,这是有原因的。过去12个月,礼来的股价几乎翻了一番,自2017年初里克斯担任CEO以来,股价上涨了1000%以上。

今年礼来的故事都和减肥有关。去年12月,该公司推出了减肥药Zepbound,与诺和诺德的Wegovy展开竞争,而且销量已经出现了大幅增长飙升。华尔街预计,到2029年,Zepbound和治疗2型糖尿病的Mounjaro的总销售额将超过500亿美元。

对于57岁的里克斯来说,挑战在于提高产量,这样才能满足大量的需求。他说,礼来目前正在进行其历史上最宏大的扩张计划。该公司最近在威斯康辛州收购了一家工厂,预计明年投产。

与此同时,礼来还在继续研发一种可能很快上市的阿尔茨海默病药物,以及一系列其他药物。投资者因为礼来重磅减肥药的销售前景推高了该公司的股价,现在到了里克斯让这一前景成为现实的时候了。 

Advanced Micro Devices (AMD) CEO苏姿丰(Lisa Su)

今年10月是苏姿丰出任AMD CEO十周年纪念日,在她任职期间,这家芯片制造商的股价上涨了近40倍,也让苏姿丰成为了亿万富豪。

在过去10年中,AMD在与英特尔争夺个人电脑和服务器微处理器市场控制权的竞争中取得了重大进展。AMD曾一度被视为一价斗志旺盛、技术薄弱的二流公司,但现在该公司在这两个市场都占据了相当大的市场份额,目前市值大约是英特尔的两倍。

AMD的下一个目标同样可以用雄心勃勃来融:削弱英伟达对用于生成式人工智能的芯片市场的垄断。

虽然在人工智能芯片领域排在第二的AMD和排名第一的英伟达之间的差距非常大,但54岁的苏姿丰看到了一个巨大的、可以成为另一个市场领头羊的机会。在人工智能强劲需求的推动下,第一季度AMD数据中心业务营收增长了80%,该公司预计今年全年人工智能处理器销售额将达到40亿美元。

苏姿丰在AMD最近的财报电话会议上说:“这是一个令人难以置信的激动人心的时刻,人工智能的广泛部署正在推动大量市场对更多计算的需求的激增。”

AMD能否在未来10年像过去10年与英特尔竞争那样有效地与英伟达竞争,是摆在苏姿丰面前的问题。

埃克森美孚(XOM) CEO达伦·伍兹(Darren Woods)

到2027年,埃克森美孚的下一个重大发现可能会为该公司增加140亿美元的利润,其中一部分利润将来自削减年度成本,自2019年以来,CEO达伦·伍兹已经削减了90亿美元成本,并计划在未来几年内再削减60亿美元。

更多的利润将来自增长。在过去的10年里,埃克森美孚在圭亚那近海发现了大量石油,该公司是主要的外部股东。

与此同时,最近完成的对先锋自然资源公司的收购为埃克森美孚的先进钻井技术带来了更多未开发的土地。此外,伍兹正在扩建炼油厂,并将更多的化学品生产整合在一起以提高盈利能力。他还在建立一个全球液化天然气运输网络,同时涉足了碳捕获和锂开采等领域。

近年来,伍兹通过逆周期投资策略——在低迷时期进行投资——为埃克森美孚带来了财务优势,即使是在油价为35美元或更低的情况下,该公司绝大多数油气投资的年回报率也能超过10%,近期油价为80美元。埃克森美孚3.5%的股息率所需的油价是所有石油公司里最低的。

托尔兄弟(TOL) CEO道格拉斯·耶利(Douglas Yearley)

众所周知,千禧一代买房的时间比较晚。10年前一些房地产市场分析师认为,千禧一代很多人会选择一辈子租房,但道格拉斯·耶利不这么认为,当时他说:“我们不会错过这个机会。”

托尔兄弟以销售价值100万美元或以上的豪华住宅而闻名,该公司在继续吸引有“以小换大”需求的富裕买家的同时也吸引来了富裕的首次购房者,这些策略于2017年开始成形。

这些策略取得了成效。在最近一个季度中,面向首次购房者的市场是托尔兄弟增长最高的领域,与此同时,该公司专注于豪宅买家,他们经常支付现金或支付高于行业平均水平的首付款,托尔兄弟也因此没有收到抵押贷款利率波动太大的影响。

托尔兄弟的利润率在业内名列前茅。耶利说:“这是因为我们没有必要像其他公司那样推出那么多的买房激励措施。”

投资者已经注意到了,持续高企的抵押贷款利率重创了房屋建筑商的股票,但托尔兄弟自去年以来上涨了14%,在房屋建筑商股票中遥遥领先。 

Meta Platforms (META) CEO马克·扎克伯格(Mark Zuckerberg)

一年前,马斯克在推特上写道:“我可以和他来一次笼斗,如果他愿意(笑)。”“他”指的是Meta Platforms的创始人马克·扎克伯格。

扎克伯格回复说:“地点发过来。”

这场“笼斗”没有发生,但从股票表现来看,输家是特斯拉。自从马斯克发布那条推文以来,Meta跑赢特斯拉100个点。虽然扎克伯格更年轻,热衷于健身和武术,但这并不是他获胜的原因,他能赢是因为把Meta前进的方向从元宇宙纠正到了人工智能。

40岁的扎克伯格在2021年秋季兴奋地谈论元宇宙的未来时,投资者皱起了眉头,当投资支出的步伐变得更加清晰时,投资者还是在皱眉,甚至连Facebook更名为Meta Platforms也让人觉得这像是一个人未经深思熟虑就纹了一个纹身。

Meta仍在花钱,但现在买的是投资者能理解的东西——人工智能,这些投资已经带来了回报。人工智能正在建议增加Facebook和Instagram上的帖子比例,并告诉广告商哪些内容创作者可能适合它们的品牌。越来越多的Facebook和Instagram用户把大部分时间花在算法提供的短视频上——迄今为止,这是属于TikTok的地盘。去年,Meta的自由现金流增加了一倍多,达到430亿美元,这说明,扎克伯格已经让Meta恢复到了战斗状态。

文 | 巴伦周刊
编辑 | 郭力群
版权声明:
《巴伦周刊》(barronschina)原创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英文版见2024年6月21日报道“Meet This Year’s Top CEOs. They Aced a Tough Job, but Aren’t Resting on Their Laurels.”。
(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任何形式的投资和金融建议;市场有风险,投资须谨慎。)



  •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19009821号-1
  • 法律声明:转载内容版权归作者及来源网站所有 本站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来源
  • 商业媒体及纸媒请先联系:Juankang@barronschin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