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位即将参加残奥会的顶级基金分析师谈投资与人生
文 | 埃米·斯通
编辑 | 郭力群
2024-07-08 15:22:24
我对自己的生活做过很多预测,结果都大错特错,这让我变得更加谦逊,投资亦是如此。

布莱克·哈克斯顿(Blake Haxton)是Brandywine Global的信用分析师,也是一名残奥会运动员,失去双腿和差点失去生命的遭遇并没有阻碍他追逐自己的“金融梦”和“体育梦”。

在高中的最后一年,当时是一名赛艇选手的哈克斯顿感染了一种差点让他丧命的细菌,医生不得不用人工心肺机为他维持生命,并进行了包括截肢在内的20多次手术,从而挽救了他的生命。

现年33岁的哈克斯顿是旗下管理业绩优异的Brandywine Global High Yield (BGHAX)的投资精品店富兰克林资源(Franklin Resources)四人团队的一员,目前他正准备代表美国参加2024年巴黎残奥会皮划艇比赛。哈克斯顿在接受《巴伦周刊》采访时谈到了他在高收益债券市场的选择、他是如何克服挑战来指导自己的投资、以及他如何在遭受毁灭性打击的情况下实现了自己的目标。


《巴伦周刊》:我们有很多关于高收益债券和你从事的运动的问题,但我们从你的个人故事开始吧,你是18岁那年残疾的?

布莱克·哈克斯顿:在上高中的最后一年,我感染了坏死性筋膜炎,唯一的治疗方法是切除病变组织,我的右腿被感染,左腿也因为在生命维持机器上缺乏血液流动不得不截肢。大约有六个星期我完全处于昏迷状态,还有大约一个月一直处于时而清醒时而昏迷的状态。

《巴伦周刊》:你是怎么恢复过来的?后来你上了大学,上了法学院,开始工作,一切按计划进行。

布莱克·哈克斯顿:在人生的里程碑和大学生活方面,我一直走在正轨上。我是在那年3月患病的,9月开始在俄亥俄州立大学学习,老实说,我不确定我还会那样做,身体方面我大概花了两年时间才恢复正常。

我不得不放弃一些已经计划好的事情。我在大学里被招去划皮划艇,此外我获得了陆军后备军官训练队的奖学金,所以那时我准备上大学,然后在军队里待四年。一切都必须迅速改变,接受这一点对我很有帮助。

《巴伦周刊》:你是怎样进入金融行业而且最后来到Brandywine工作的?

布莱克·哈克斯顿:我一直都知道自己想学金融,所以这是一个很容易做的决定。金融适合我的技能,这是一份在轮椅上也可以做的工作。我在俄亥俄州哥伦布市的Diamond Hill Capital得到了一个实习机会,在从法学院毕业后被该公司聘为分析师,Brandywine在2021年收购了Diamond Hill Capital旗下关注高收益投资的基金,投资组合团队带着这些基金来到Brandywine,大约一年后我加入了Brandywine。

《巴伦周刊》:你们的团队是怎样管理23亿美元的Brandywine Global High Yield的?晨星(Morningstar)的数据显示,过去五年这只基金的年均回报率为6%,在所有高收益基金中排名前2%。

布莱克·哈克斯顿:我们的团队里有两位投资组合经理,分别是约翰·麦克莱恩(John McClain)和比尔·佐克斯(Bill Zox),杰克·帕克(Jack Parker)担任副投资组合经理,我担任分析师。Brandywine Global High Yield是我们最大的基金,我们还有Brandywine Global Corporate Credit和Brandywine Global Global High Yield,前者更偏重质量,后者更关注国际市场。

为了参加2024年巴黎残奥会,哈克斯顿每周进行两次50秒的水上冲刺训练。图为哈克斯顿在俄亥俄州哥伦布市的格里格斯水库进行训练。

我们会对公司发行的每一笔债券进行讨论,并且尝试避免官僚作风,有时候我们会灵活操作,不管是对某个行业的投资力度很大,或者对在别人看来很有吸引力的行业的投资力度小一点,都不会让我们感到不安。我们寻找的是我们认为被低估的标的,我们四个人是彻头彻尾的价值投资者。

《巴伦周刊》:目前你对高收益债券市场有什么看法?寻找好的价值投资难吗?

布莱克·哈克斯顿:和历史水平相比,目前利差相对较窄(即债券收益率相对于美国国债的溢价比平时小),这一点毫无疑问,我们正在谨慎地管理风险。但高收益投资的基本面——比如违约水平和利息负担能力——都处于较为强劲的水平。目前高收益债券供应有限,收益率在8%左右,需求一直很旺盛。

当然,高收益债券在个人的投资组合或投资策略中才能发挥自己的作用,而且它可能并不适合所有人,但我们认为这是创造当前收入的好方法,它的回报率比核心固定收益产品高,而且没有股票那么大的下行波动性。

我们认为,这一资产类别仍存在效率低下的问题,也许是因为它们是一个较小的或不受欢迎的行业的信贷,也许这只是一个定价效率低下的小问题——这是我们非常感兴趣的地方。我们经常会看到一些我们不想投资的债券,这最终会影响我们对那些我们愿意投资的债券的看法。我们希望有选择性地选择自己想要承担的风险。

《巴伦周刊》:请介绍一些你看到的一些机会。

布莱克·哈克斯顿:能源是我们非常关注的一个领域,这个领域中很多公司要么被收购,要么进行了升级,我们现在对能源领域持谨慎的建设性看法。

我们现在比过去投资更多的一个领域是加拿大的石油和天然气公司。通常情况下,我们喜欢发行美元债券的小盘股,从历史上看,这是一个不受欢迎的领域,部分原因是美国的基金经理和分析师更偏爱本国公司,还有一个原因是美国生产的石油与加拿大生产的石油之间存在价差。几年前,我们在研究了加拿大油气公司的基本面后开始对它们产生了兴趣。

我们投资了Greenfire Resources发行的债券,该公司2028年到期的债券息票率为12%。这部分债券规模仅为3亿美元,对我们的行业来说这样的规模非常小,但我们能够以非常优惠的条款获得相当大的份额,举个例子,借款人在契约中承诺使用自由现金流来偿还债务,这正是我们想要投资的那类公司债券。

《巴伦周刊》:房屋建筑商发行的债券也在你的研究范围之内,能给我们介绍一下吗?

布莱克·哈克斯顿:房屋建筑商在供需两个方面都面临困难,高利率损害了需求,而房屋供应不足则损害了供应。2008年和2009年过后我们非常乐于投资房屋建筑商的债券,当时该行业处境艰难,很多公司因此更加遵守财务纪律,我们看到管理团队在管理土地和资产负债表时变得更加保守,杠杆率大大降低。

我们投资Dream Finders Homes发行的债券已经有很长时间,息票率为8.25%,将于2028年到期。这笔债券的发行规模较小,我们喜欢该公司的管理团队和他们有效管理资产负债表的能力。

《巴伦周刊》:听起来目前你不太看好房屋建筑商发行的债券。

布莱克·哈克斯顿:这更多和定价有关,我们寻找的是“超额价值”,目前它们的定价处在一个更“合适”的水平,不符合我们对“超额价值”的定义。

《巴伦周刊》:金属和采矿业呢?

布莱克·哈克斯顿:几年来我们一直看好铜矿公司发行的债券,除了我们也有别人看好它们。我们投资了加拿大铜矿公司Taseko Mines发行的债券,息票率为8.25%,将于2030年到期。多年来,我们一直与该管理层保持着密切的联系,看到了该公司基本面的改善,当然铜市场也很配合。

《巴伦周刊》:残奥会是从什么时候开始成为你人生的一部分的?

布莱克·哈克斯顿:我从在Diamond Hill Capital实习的时候就开始训练了,当时没有任何参加比赛的打算,后来我获得了参加美国国家队选拔的资格,能得到这样的机会就像梦想成真一样。两个月后我要去巴黎参加比赛,我还在日本和巴西参加过比赛。我对这一切能发生充满感激之情。

《巴伦周刊》:你是如何决定主攻皮划艇的?

布莱克·哈克斯顿:在东京残奥会上,我参加了赛艇和皮划艇的比赛,并获得了皮划艇比赛的银牌。我的身体条件更适合皮划艇的比赛规则,面朝前,用一个桨和一个支架来保持身体的稳定。腿在皮划艇运动中不像赛艇那样重要,在赛艇运动中,双腿可以帮助你发力,所以在这项运动中我是处于劣势的。

《巴伦周刊》:你为一只业绩优异的基金工作,并即将参加残奥会,在我看来,你已经实现了高中的一些梦想。

布莱克·哈克斯顿:回想起我躺在医院病床上的那三个月,那时的我不会想到这一切会成为现实,我所做的事完全超出了自己的预期,无论是否残疾。很多人给了我本不该得到的机会,我非常感谢他们。不过,如果有什么办法能让双腿回来,我一定会去做,这一点毫无疑问。

《巴伦周刊》:你克服挑战的经历对你做投资有帮助吗?

布莱克·哈克斯顿:我对自己的生活做过很多预测,结果都大错特错,这让我变得更加谦逊,投资亦是如此。我知道有些事情的发生是完全不可预测的,结果有好有坏,我们只能等到了该过桥的时候再跨过那座桥。

在我的人生中,我曾看到过事情越变越糟糕,也看到过自己的生活比想象中的要好得多,在我的投资生涯中也是这样。关于我们的团队我想说一件事:我们从来不惧怕失败。

《巴伦周刊》:谢谢。

文 | 埃米·斯通
编辑 | 郭力群
版权声明:
《巴伦周刊》(barronschina)原创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英文版见2024年6月27日报道“This Money Pro Is a Paralympian Headed for Paris. Here Are His Best Picks for High Yields.”。
(本文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任何形式的投资和金融建议;市场有风险,投资须谨慎。)


  •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19009821号-1
  • 法律声明:转载内容版权归作者及来源网站所有 本站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来源
  • 商业媒体及纸媒请先联系:Juankang@barronschin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