夏尔马:美股霸权将终结,新兴市场或将迎来重振,A股这三大机会你能不能抓住?
列什马·卡帕迪亚 (Reshma Kapadia)
2019-04-17 19:09:00
摩根士丹利投资管理公司首席全球策略师夏尔马在接受《巴伦》专访时表示,全球市场正处于拐点:美国科技股和跨国公司可能会遇到困境,而新兴市场或将迎来重振,泰国、越南等或是赢家。摩根士丹利投资经理青睐的新兴市场股票是:中国的教育、消费和医疗股。

图 /《巴伦》Adolfo Felix

  

文 | 列什马·卡帕迪亚 (Reshma Kapadia)

摩根士丹利投资管理公司(Morgan Stanley Investment Management)首席全球策略师兼新兴市场主管鲁吉·夏尔马(Ruchir Sharma),是一位经常旅行的人,也是一位有影响力的作家,还是一名以市场预测而闻名的大局观思想家。作为一名投资策略师,他的成功不仅归功于他与商业巨头和政府首脑会晤中获得的洞见,还得益于他在世界各地旅行时与普通人邂逅而得知的趣闻。

夏尔马管理着200多亿美元的资产,他曾在本世纪初警告投资者,要避开被过度炒作的“金砖四国”市场(编者注:巴西、俄罗斯、印度和中国,简称BRICs),并建议投资者更多地关注美国股票市场,尤其是科技股。目前来看,他的判断是正确的。自2010年初以来,以科技股为首的标准普尔500指数已回归13%的年平均回报率,而以美元计价的新兴市场股市一直是“死钱”(编者注:dead money,这里指投资后回报率低,流动性差的资金)。

现在,夏尔马认为全球市场正处于拐点:美国科技股和跨国公司可能会遇到困境,而新兴市场或将迎来重振。最近,夏尔马在他的纽约办公室接受《巴伦》专访时解释了原因,并重点介绍了摩根士丹利投资组合经理目前青睐的各种股票。

 

01

 
 

未来十年是新兴市场“翻身期”

图:鲁吉·夏尔马(Ruchir Sharma) / 《巴伦》Philip Vukelich
 

《巴伦》:新兴市场今年上涨了11%,收复了去年的部分失地。反弹还会持续吗?

夏尔马:MSCI新兴市场指数(MSCI Emerging Markets Index)自1988年问世以来平均年跌幅约为17%,即使是在2003至2007年的美股牛市期间也是如此。因此,我们每年都会看到从新兴市场的资金流失。鉴于此前的连年低迷,今年以来的反弹程度还不算上很强劲。虽然也有一些人对此感兴趣,但一般来说大家还是只想买美股,又或者在新兴市场,大家也会买入大盘科技股这类他们会在美股市场买入的公司。

《巴伦》:怎样才能扩大涨幅呢?

夏尔马:从2010年初到2018年末,新兴市场经历了“失落的十年”。同一时期内,美股市场增长了两倍。这与上一个十年是完全相反。从指向股市历史均值回归【编者注:股票价格不能总是上涨或下跌,一种趋势不管其持续的时间多长都不能永远持续下去。在一个趋势内,股票价格呈持续上升或下降,称之为均值回避(Mean Aversion);当出现相反趋势时就呈均值回归(Mean Reversion)】的历史市盈率来看,美国股市相对于世界其它地区处于历史高点。作为推动这些相对趋势的重要动力,美元似乎正在见顶。在后布雷顿森林时期(编者注:布雷顿森林时期美元与金价挂钩,于1972年结束)美元汇率处于区间高端。美国与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的利率差也趋于历史最高位。

 

02

 
 

美国独大之势必难持续

我们正接近市场拐点。未来十年,美国和世界其他国家和地区之间的表现差异必将缩小。美国股市市值目前约占全球总市值的55%,而美国经济总量则占全球经济总量的25%。上一次出现如此大的差距还是在上世纪80年代末,当时日本占全球总市值的45%,全球经济总量的15%。

当时那种情况对日本来说可不是什么好事。

正如一句老话说的,历史不会重演,但它却很相似。认为美国经济能够保持3%到4%年增长率的想法似乎很荒诞。即使减税,美国2018年的经济增长也无法突破3%(编者注:2018年,美国经济增速为2.9%)。最近,有预测已经将今年美国的经济增速下调为约2%。拖累经济增速的主要原因是“3D“:包括人口(demographics)、债务(debt)和去全球化(deglobalization)。

 

03

 
 

全球增长预期降低

《巴伦》:这些影响我们在全球都可以看到。您对全球经济增长有何展望?

 夏尔马:增长预期必须降低,全球都是一样。我们认为,未来几年全球经济平均增速将在2.5%左右,低于市场普遍共识(2019年增长率3.4%,2020年增长率3.3%,2021年增长率3%),也低于1950年至2008年经济辉煌时期约4%的增速。

我们需要关注的一个衡量指标是:人均收入增长。因为它根据国家间的人口差异进行了调整,是衡量一个国家生活水平随时间变化的较好指标。对于日本这样的国家,由于人口正在减少,对其经济衰退的定义可能必须改变。日本0.5%至1%的经济增速,可能相当于美国2.5%至3%的增速。尽管有很多关于日本经济停滞的说法,但日本国内的焦虑却没有那么严重,因为日本的人均收入增长高于欧洲甚至美国。

《巴伦》:对于投资者而言,全球债务规模不断上升意味着什么?

 夏尔马:作为全球经济的一部分,我们的债务水平高于2008年经济周期的峰值。这就是为什么利率预测如此错误的原因。当你有如此高水平的债务,提高利率对美国和中国的经济都将会是一个巨大打击 。全球经济不能承受更高的利率,这也是为什么市场会排斥任何形式的加息。

 

04

 
 

数字世界也有壁垒

《巴伦》:投资者如何应对去全球化趋势?

夏尔马:想想去全球化的赢家和输家是谁。各地的供应链都在发生调整。如果一家公司的总裁打算在中国建三家工厂,现在他可能会考虑在越南,印度尼西亚和泰国各建一家。这些国家就是受益者。墨西哥也将成为去全球化的另一个受益者,它相较于中国工资水平正在下降,而且比索相对人民币汇率更低。

此外,过去公司只考虑到处扩张,现在它们必须更多地考虑增长战略。壁垒正在不断出现,包括数字化壁垒。一些人认为贸易、资本和人们都会被卷入其中,陷入困境,但因为世界正走向数字化,所以问题不大。但我对此有很不同的看法。

因为即使是在数字世界,生态系统也是不一样的。中国的互联网生态系统非常活跃,更多的国家可能会试图复制这一模式。印度、沙特阿拉伯和俄罗斯都在考虑如何建立更加本土化的生态系统,而不是依赖于全球公司。这种环境下,全球公司也将面临严峻挑战,这是预测中没有充分考虑到的。

 

05

 
 

看好中国教育、消费、医药股

《巴伦》:投资者应该保持本地投资战略吗?

 夏尔马:当然。相对于新兴市场整体而言,新兴市场日常消费品公司的股价处于我见过的最低水平。我们的投资经理青睐的公司包括:墨西哥最大的饮料公司芬莎公司(Fomento Economico Mexicano,FMX);葡萄牙食品及消费品制造零售商Jerónimo Martins(JMT.葡萄牙);巴西啤酒厂安贝夫(Ambev,ABEV);沃尔玛墨西哥公司(Wal-Mart de Mexico ,WALMEX.墨西哥)以及俄罗斯X5零售集团(X5 Retail Group ,FIVE.英国)。

我们在中国的投资组合包括: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New Oriental Education & Technology Group,EDU)等教育股;蒙牛乳业(China Mengniu Dairy,2319.香港)以及贵州茅台(Kweichow Moutai,600519.中国)等消费股;还有石药集团(CSPC Pharmaceutical Group ,1093.香港)等医药股。

 《巴伦》:大盘科技股前景如何?

夏尔马:制造业板块的监管力度比科技板块要高出十倍,但现在科技板块的监管力度也在迎头赶上。几乎每天都有关于科技公司的报道,不论是隐私、数据共享还是公司规模等等。请牢记,科技板块的利润率是美股市场其他板块利润率的3倍,而这些板块的利润率本来就已经很高了。

现在,全球十大公司中有7家是科技公司。上一次我们看到出现类似情况是在1999年,当时全球十大公司中有7家是科技、媒体或电信公司,其中只有微软( Microsoft,MSFT)至今仍在前十榜单。本世纪初,我曾说过科技板块是反泡沫板块(编者注:反泡沫包括那些看起来前景光明但难以吸引投资者注意力的国家和公司),当时该板块正在增长,但没有人真正关注它。现在一些新兴市场的股票情况也是这样。

《巴伦》:未来6到12个月最具有吸引力的新兴市场是哪个?

夏尔马:我们对韩国和台湾等国家和地区持谨慎态度,这些市场表现好于大盘,仅仅是因为几只大盘科技股。我喜欢那些在近年来进行了一些宏观经济调整的市场,这些市场相对人均GDP较低,金融板块的渗透率低,货币相对更便宜,比如:印度尼西亚、波兰、秘鲁、墨西哥、巴西和埃及。

 

06

 
 

印度的风险:竞争性民粹主义

《巴伦》:您怎么看待印度市场?

夏尔马:印度是能让企业实现稳定盈利增长的国家之一。它拥有最多的复合型成长股(compounder),比如印度私营银行HDFC Bank(HDB),自1995年首次公开发行(IPO)以来,我们一直持有该公司股票,以及汽车制造商,如马鲁蒂铃木印度公司(Maruti Suzuki India,MSIL.印度)。印度目前正在进行大选,唯一的风险是一场竞争性的民粹主义,候选人提供的一个又一个福利计划可能会消耗印度的财政状况。

《巴伦》:2014年印度总理纳伦德拉·莫迪(Narendra Modi)当选时,全球投资者是持乐观态度的。您的新书《民主在路上:25年印度之旅》(Democracy on the Road: A 25-Year Journey Through India)取材于您在印度的旅行。您认为莫迪连任的前景如何?

夏尔马:莫迪稳操胜券,但(2018年12月)邦议会选举中一些混乱局面让竞选变得更具竞争性。现在随着印巴紧张局势升级,钟摆已经稍稍倾向对莫迪有利的位置。人们在艰难时期会选择支持政府。

这本书是我个人多年来写的个人回忆录。不管是印度国民大会党拉胡尔·甘地(Rahul Gandhis)还是莫迪最终当选,印度的领导人可能都偏向于中央集权,在印度很难实现自上而下的变革。长期来看,印度市场和更广泛的新兴市场高度相关。每当政治因素导致市场受挫时,总是一个买入的机会。此外,如果人们对即将进行的新改革过于乐观,从战术上讲,这是一个卖出的机会。

翻译 | 柏柏    审校 | 李成章

编辑 | 康娟

 

 

版权声明:

《巴2019年4月4日报道“Ruchir Sharma on Why You Should Buy Emerging Market Stocks”。《财经》获道琼斯旗下《巴伦》(Barron's)在中国大陆独家授权,原创文章未经许可,不得转载。

 

 

*本文内容仅供参考,投资建议不代表《巴伦》倾向;市场有风险,投资须谨慎。

《巴伦》中国 | barrons@caijing.com.cn

新媒体责编:张一迪

  •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19009821号-1
  • 法律声明:转载内容版权归作者及来源网站所有 本站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来源
  • 商业媒体及纸媒请先联系:Juankang@barronschina.com.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