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21-07-26
19:40
【风向变了,标普涨最猛的10只股这个月几乎全跌】因对疫情的担忧再次浮现,上周(7月19日至7月23日)美股市场曾出现一轮下跌,2021年上半年表现最好的一些股票未能幸免。 上周一(7月19日)标普500指数和纳指均出现1%以上的跌幅,道指更是出现2020年10月以来表现最差的一天,跌幅达到2.1%。 Teladoc (TDOC)和Peloton Interactive (PTON)等受益于疫情期间居家趋势、但在2021年上半年表现不佳的股票则躲过了这场风暴。《巴伦周刊》对2021年上半年标普500指数中表现最好的股票在上周一股市下跌行情中的表现、以及它们7月份目前为止(截至7月19日)的表现做了盘点。
19:37
【A股被恐慌支配的一天,还不到抄底的时候】7月23日,遭遇监管重锤的教育板块崩跌引发的市场动荡从港股传导到中概股,然后又在7月26日传回了A股。截至收盘,上证指数收跌2.34%,深成指收跌2.65%,创业板指跌2.84%,申万所属的28个一级行业中,仅有2个上涨。 从资金面看,北向资金全天净流出128.02亿元,单日净卖出额创近1年新高。其中沪股通净流出56.50亿元,深股通净流出71.52亿元。 港股也延续上周五跌势,恒生指数低开低走,收盘大跌4.13%,大型科技股与教育股集体重挫,恒生科技指数大跌6.57%,美团收跌13.76%,新东方收跌47.02%。彭博社编制的数据显示,内地投资者已经连续第六天通过港交所净卖出港股,这是自2019年5月以来持续时间最长的一次。 汇丰晋信基金首席宏观及策略师闵良超表示近期多项事件叠加,扩大了今日市场恐慌情绪,包括教育培训行业迎来 “双减”政策,房地产调整持续加,以及今日中美会谈透露出下一阶段中美关系发展尚存一些不确定性。
2021-07-25
21:23
【吉姆·罗杰斯的危机应对手册】吉姆·罗杰斯(Jim Rogers)是一个混杂了专业知识与街头智慧的投资家,没有人会忽视他对经济大势的判断。罗杰斯近期发出警告,在新冠疫情之后,世界经济拿到了最糟糕的剧本,一场比“雷曼时刻”更大的危机必然会到来。 那么,等到危机真正来临时,我们应该怎么办?吉姆·罗杰斯告诫我们,不要太过于相信常识,因为任何常识每隔十五年都会迎来戏剧性的反转。本文选自本书第三章《危机来临时,我们应该怎么办?》,它记录了罗杰斯的危机应对指南。
2021-07-24
18:52
【庞大市值不会阻挡股价上涨,万亿美元俱乐部的十家候选公司】上月末,Facebook取得了迄今为止最显著的成就:市值达到1万亿美元。只有五家美国上市公司的市值达到了1万亿美元大关,占目前纽交所和纳斯达克市场上市公司总数的0.08%。这大致相当于一个高中篮球运动员进入美国国家篮球协会的几率。这是一个精英俱乐部。 由于Facebook(FB)已经获得了俱乐部准入资格(尽管其市值在7月8日略有下降,降至9800亿美元),我们可能要等一段时间才能再看到下一个进入者。这在一定程度上是因为联邦政府想要控制大企业,也是因为目前拥有数万亿美元资产的俱乐部成员天生就有一种保持俱乐部较小规模的动机。 下一个成为会员的候选人市值和准入门槛之间有一个巨大的落差,我们称之为万亿美元悬崖。在美国上市的公司中,特斯拉(TSLA)紧随其后,市值为6290亿美元,其次是伯克希尔哈撒韦(BRK.A)、阿里巴巴集团(BABA)、台积电(TSM)和 Visa(V)。 我们《巴伦周刊》密切关注了所有这些股票,过去几周,我一直在和同事们讨论下一家可能市值突破一万亿美元的公司是谁。我还咨询了消息人士并对《巴伦周刊》Review & Preview每日新闻简报的读者进行了调查。 有几个名字经常被提及:特斯拉(TSLA)、英伟达(NVDA)、 Visa(V)和摩根大通(JPM) ,它们的市值都至少达到4000亿美元。Shopify (SHOP)被提及的不太明显,该公司的市值排名比较靠后,市值仅为1820亿美元。Shopify已经成为反亚马逊联盟中的一员,为实体供应商和其他企业提供简单的电子商务工具。当亚马逊(AMZN)试图抵御监管和可能的拆分时,Shopify却可以保持低调,继续招募新业务。
18:50
【监管风暴中,华尔街还看好哪些中国公司】美股市场的上涨势头看起来还没有结束,投资者应该感谢有利的货币政策和财政政策为这轮创纪录的上涨创造了最佳条件。美联储的超低利率政策和联邦政府的超高支出不仅帮助美国经济摆脱了新冠疫情的破坏性影响,还帮助经济继续保持了增长势头。这种“撒钱”行为是否过火另当别论,《巴伦周刊》投资圆桌会的成员们以他们一贯的坦诚和热情讨论了这个问题和其他许多问题。 自1968年以来,《巴伦周刊》每年都会举办投资圆桌会,虽然参会成员和参会地点随着时间的变化而变化——目前由10位投资人组成的讨论小组于2021年1月通过Zoom参会——但形式和目的一直没有变。我们的对话首先从宏观经济背景开始,然后讨论了宏观经济会给接下来几个月和一年的市场带来什么样的影响,最后切入正题——参会成员介绍自己最看好的股票和其他投资标的。 在过去几周通过电话举行的2021年年中投资圆桌会上浮现了几个投资主题。10位投资专家认为,目前股市非常昂贵,他们还很担心通货膨胀可能并非暂时现象的问题。虽然最近10年期美国国债收益率有所回落,但专家们普遍认为会朝2%上升。在股市估值高企之际,他们仍然在科技、医疗、零售、制造、媒体等板块找到了不少便宜的股票。
18:48
【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中国实现碳中和目标或将需要投入136万亿元】中国财富网讯(何苗)中国气候变化事务特使解振华在7月24日全球财富管理论坛2021北京峰会上指出,在各国应对气候变化实现绿色复苏政策和行动推动下,世界将迎来一场绿色低碳技术革命和产业变革。这里蕴藏着很大的投资和市场机遇。 解振华介绍,联合国有关机构测算,要实现《巴黎协定》所确定的目标,大概需要92万亿美元的投入。据我国有关部门测算,如果中国要实现碳中和的目标,或将需要投入136万亿人民币,这将是一个巨大的市场。解振华说,目前中央已经成立了碳达峰碳中和工作领导小组,在顶层设计上制定碳达峰碳中和时间表、路线图,以及1+N政策体系,将涉及全国各个地区、各个领域和行业在碳中和、碳达峰领域上的政策和具体措施。 在谈及未来的发展路径上,解振华特别提出了要建立完善碳市场和碳定价机制。解振华表示,碳市场和碳定价机制以尽可能低的成本实现全社会减排目标。“已经在电力行业启动全国碳市场的上线交易,现在交易价格大概是五十多块每吨,现在逐步要上涨。”解振华说,“建立全球碳市场在碳定价方面还有很多的工作要做。今后我们要逐步扩大市场覆盖范围,丰富交易品种和交易方式。”
18:47
【劳伦斯·萨默斯:美国经济通胀预期未来会再次上升】中国财富网讯(何苗)哈佛大学荣誉校长、美国前财政部部长劳伦斯·萨默斯在7月24日全球财富管理论坛2021北京峰会上指出,目前美国的财政刺激政策提高需求比供给所能满足的速度要更快,这样的情况会推动各类资产价格上升,让人们形成对通胀的高预期。 劳伦斯·萨默斯认为,财政刺激在美国的强度非常强。同时储蓄率也达到非常高的水平,储蓄率上升形成了银行账户充足的流动性,“这点是在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没有见过的。”劳伦斯·萨默斯说,“因此我确实有一些担忧,通胀问题会在中期困扰美国。” 劳伦斯·萨默斯说,美国的基础通胀率比较严重。但是,如果结束量化宽松政策过晚或者过早有可能形成不同的风险。因此,结束量化宽松政策的时间点把握非常重要。“但目前,没有一个人能够准确的把握这个退出点,”劳伦斯·萨默斯说,“我个人来看有一种趋势,通胀的预期会再次上升。”
2021-07-23
20:05
【比尔·尼格伦:看好FAANG的非典型价值投资者】在明尼苏达州圣保罗长大的基金经理比尔·尼格伦(Bill Nygren)经常关注当地报纸的体育版,尤其是棒球方面的统计数据。 体育版一旁是商业版,报导股票报价。尼格伦起初并不理解这些数字,但他的父亲会向他解释这些数字的含义。尼格伦的父亲在当地一家公司的财务部门工作。“当我发现这些数字代表着美元时,一切开始变得有趣得多了”,他说。 尼格伦仍然是一个狂热的棒球迷,他热爱明尼苏达双城队(Minnesota twin)和芝加哥小熊队(Chicago Cubs),他也是哈里斯联合公司(Harris Associates)棒球队的一员。哈里斯联合公司是尼格伦任职的公司,过去20年间,他在管理170亿美元的Oakmark基金(OAKMX)中发挥了关键作用,并取得了出色成绩。但如今的尼格伦能做的不仅仅是看股票报价。 截至7月2日,该基金15年中年回报率为11.3%,在晨星大盘股价值板块中排名前2%。它的费用率为0.91%,接近该板块的平均水平。 从1年期、3年期、5年期和10年期的回报率来看,该基金的回报率也接近同行中的最高水平。晨星表示,由于某些归类方法的改变,该基金在2020年底从大型混合基金板块转向了大型价值基金板块。
20:05
【贾跃亭出局后,法拉第未来能有未来吗?】虽然“老赖”贾跃亭能否回国还债或许和法拉第未来(FF)的销量息息相关,但这家通过SPAC上市的公司事实上已经和他没什么关系了:自2019年9月贾跃亭个人信用破产后,FF就宣布任命前宝马i8项目负责人毕福康(Carsten Breitfeld)为新任CEO。自那时起,由于个人信用破产会阻碍融资,贾跃亭这位创始人就不再持有法拉第未来的股份了。毕福康曾表示,法拉第未来一半以上的股份是通过高管合作和员工持股计划由员工持有的。不过,据媒体报道,贾跃亭此前通过债权人信托将其个人持股转让给债权人,而前妻甘薇就是债权人之一,持有FF 7.2%的股权。
20:02
【输掉奥运赞助争夺战,李宁凭什么比安踏贵?】第32届夏季奥运会今晚在东京启幕。中国队的领奖服赞助品牌早已不再是李宁。 回到1992年的西班牙巴塞罗那,庄泳、伏明霞、王义夫身着李宁运动服登上领奖台,宣告了中国运动员在奥运会上使用外国体育用品的历史终结。 2008年的北京,当全世界最大的体育盛会来到中国时,那一缕颇有书法笔峰的logo却被阿迪达斯棱角分明的三道杠取代。接下来,在2012年的伦敦、2016年的里约热内卢和2021年的东京,伴随中国运动员领奖升旗的品牌变成了安踏。 与奥运场上的“失意”形成反差,李宁(2331.HK)在资本市场受到热捧,从2021年年初至7月22日,该股上涨71.48%,同期Wind港股可选消费指数(887104)下跌3.94%;同业中,安踏(2020.HK)涨幅为40.08%,耐克(NKE.N)涨幅为14.98%,安德玛(UAA.N)涨幅为17.98%。 不久前,李宁发布公告称,预计集团截至2021年6月30日止的六个月将获得净利润不少于人民币18亿元。据2020年年报,公司2020年全年净利润为人民币16.98亿元。这意味着,如果业绩预期成为现实,李宁今年上半年的净利已经超过了去年全年。 据Wind数据,截至7月22日,李宁的市盈率(TTM)为113倍,高于安踏(78倍)、安德玛(79倍)和耐克(44倍)。在相对更高的股价面前,李宁究竟还有多少上升空间? 《巴伦周刊》中文版认为,在运动服饰行业整体景气和国产品牌强劲发展的双重加持下,长期而言,李宁的股价将保持上涨趋势。至于能否维持或突破现有估值,投资者需要关注国潮因素上升、专业属性下降对李宁的持续影响,观察其去库存能力、大店经营模式的风险、品牌潮流化的挑战,以及日趋白热化的同业竞争压力。
  • 网站备案号:京ICP备19009821号-1
  • 法律声明:转载内容版权归作者及来源网站所有 本站原创内容转载请注明来源
  • 商业媒体及纸媒请先联系:Juankang@barronschina.com.cn